Posts Tagged ‘ 理性

过程推论和结果推论

我注意到很多方面都会有一种区分,对于一件事情的评价和研究,是应当根据达成这件事情的过程的合理性(“过程推论”),还是根据结果的合理性(“结果推论”)。

我想用人们对科学的评价来说明这种区分。由于近现代科学是在是太妙了,人们总是希望将科学与宗教、伪科学等区别开来。一种说法就是:科学是靠庞大的实验基础加上严密的逻辑推理比如归纳演绎法,由于这种科学方法的优越性,使得科学才是真的。宗教和伪科学要么缺乏严密的逻辑,要么没有可重复的实验可以证实,因此它们都不是真的。这是“过程推论”的典型。另一种说法是:在科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工程技术已经广泛运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根据牛顿力学造的飞机总是能飞,根据有机化学能够稳定持续地从石油中制作出烯烃和芳香烃,根据信息技术视频能调制成数字信号通过电缆传送然后再还原。科学是能够发挥作用的。这是“结果推论”的典型。*

我长久以来在这两种评价法中摇摆不定。过程推论不能保证得到好的结果,而结果推论是成王败寇另一表达。然而我发现很多时候事情发展的瓶颈就是由过于重视其中一种而忽略另一种评价法所引起的。 Read more

大一统偏执狂

整理燕曦个版和以前文章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原来是一种偏执狂,痴迷于寻找一种大一统的理论,一种更高层次的解释和理解,一种能够无穷演绎的理论。

看到初中的一篇自娱自乐的文章,里面想要论证的观点是所有物理现象都是运动学的命题:电子的搬运带来电,分子和人体皮肤的碰撞引起“热”的感觉,光子和视网膜的接触让人“看”到东西。之后是想通过生物学来解释一些心理、社会和经济现象。(再下一步把生物并入物理就能用运动学来解释所有问题了哦也。)

我高中曾经和同学激烈争论过某个题目,好像是电子跃迁还是什么的。翻翻信件的时候觉得很有趣,最后的争论的焦点变成:世界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争论的进程也很奇特,不使用例子来证明论点,只研究前提和演绎方法的合理性。这样争论就只能一路逆流而上到达了世界本原的讨论。

考CPA的时候我也有这样的偏执:课本的写法是发生了某事项就应该做什么,整本书就是各种事项的列举。我尝试理解会计学的逻辑体系,再将所有的事项列入这个体系内,举一反三,很难忘记。但是这方法在会计、审计、经济法和财务管理上还过得去,遇到税法我就郁闷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查一查个人所得税关于年终奖金的个税计算公式,制定这个规定的人要么就是没逻辑,要么就是小学数学没及格。

以上文章又是一个“大一统偏执狂”的表现:先是创造出一个所谓“大一统偏执狂”,然后将各种行为表现都纳入这个体系下,似乎我必须要有个简明统一的体系才能够安心。

理性派的标签

我会为自己贴上理性派的标签:只依赖理性和科学,坚持理性的分析过程才能得出科学的结论,不确定的事情避免妄加猜测。

在高中,我语文作文每每都很难及格,原因在于我的写作完全就是论证的说明文。比如《我的家乡四季如春》的题目,大部分人都会描述我的家乡如何莺歌燕舞绿肥红瘦,可是我可能会这么写:北回归线附近的大陆东岸因为季风洋流等影响而四季如春,而我的家乡就在亚欧大陆东岸,北回归线穿过,因此“我的家乡四季如春”。语文老师都不知道要给0分好,还是给0分好。

还有一件事情一直被嘲笑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某次考试诗歌鉴赏李白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题目是:“三千丈”用了什么表达手法,目的是什么。答案好像是用夸张来表达作者的惆怅之类的,而我的回答是:用夸张的手法表达了白发的长……而我一直认为标准答案的逻辑跳跃了,我的答案才是对的。正如你无法通过豌豆实验现象直接就得出背后基因表达的原因一样,你不能通过白发三千丈的现象直接得出惆怅之原因。

[这里似乎应该再写一段,算了省略号代替……]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一个顽固派。

过去的经验何以推广到未来

大学时候读过休谟的《人类理解研究》,在现在对我思考的影响越来越深。休谟就是怀疑主义的鼻祖,而他的一句话一直被我在讨论中所引用:“未来为何会和过去相似,或过去的经验凭什么推广到未来?” Read more

本原终归是本原

哲学是探究世间一切事物本原的一门学问,哲学是所有学问的本原(当然包括它自身)。亚里士多德说,了解事物本原的人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姑且认为了解了哲学,换言之,了解了事物的本原便能了解建立在这本原上的该事物的其他。

然而这是一个悖论。

本原终归是本原,不管是“元素”还是“种”都无法构成事物的其他。我们可以了解人是由细胞构成的,细胞是由分子构成的……(从元素的方面来说),我们也可以了解人是具有社会性和自然性的动物(从种的方面来说),但是无法因此而了解人的心理、行为,甚至于个体的“人”。如果我拍拍你的肩膀说:“Hey, you know, you’re just a pile of cell!”当然是实话、废话。

了解了本原不代表你就能驾驭它。恰如数学概念定理是数学这门学科基础的、根本的东西。但是除非你做了题,否则依然惘然。

所以对自己说不要轻视了一些所谓“世俗的”、表面的学问而专心潜研世间奥义。本原如树根,people don’t appreciate.

崩溃于午夜

一直觉得自己走的是正道,象骑士一样往城堡进发。可是竟然会有阿卡硫斯的脚后跟,轻轻触碰便可以瓦解所有的盔甲。

能冷静地看说明我已经没事了。可是还是有问题不明白。对一个社会来说,总是要等到景况出现好转,温饱也满足的时候才会思考更深入的问题,这样出现了心理学、哲学;但是对一个人来说,思考这样的比较深刻的问题通常又是在困顿的时候,而不是生活充满所谓的“意义”的时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