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胡言

崩溃于午夜

一直觉得自己走的是正道,象骑士一样往城堡进发。可是竟然会有阿卡硫斯的脚后跟,轻轻触碰便可以瓦解所有的盔甲。

能冷静地看说明我已经没事了。可是还是有问题不明白。对一个社会来说,总是要等到景况出现好转,温饱也满足的时候才会思考更深入的问题,这样出现了心理学、哲学;但是对一个人来说,思考这样的比较深刻的问题通常又是在困顿的时候,而不是生活充满所谓的“意义”的时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