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店

48490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保罗·高更

从苏黎世火车站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有点暗了。我拖着一个小行李,停在了路口。唉,这么小的城市又迷路了。

兜兜转转终于找到落脚的旅店了,1947年建的的小房子。旅店大门只容一人进出,前台小妹头埋在柜台后面。简单办好了Check-in手续之后,我抬着箱子走上一条木制楼梯,房间侧身两步就到了。木地板上铺着一层绒毯,拖动的行李箱顿时变得沉重起来。房里逼仄得让人无法伸展手脚,拉上窗帘打开昏黄的台灯,我心里却突然升起一种纯粹的宁静。

我好像化身为《月亮与六便士》的思特里克兰德,不辞而别地来到欧洲的一个小旅馆里住下了。

浓缩的Espresso从咖啡机嘴里滤出,小号咖啡杯表面上一层厚厚的泡沫。要放一整包白糖进去,越多越好,超饱和都不怕。白糖如小山一样压在泡沫上,慢慢沉下去,再用金属小勺戳进去,一圈一圈地转动,像做化学实验一样,糖的甜,完完全全和咖啡的苦溶于一体。苦涩的时候不要稀释它,越是稀释越持久;反之要浓缩起来,集中地苦涩,再用集中的甜去对付它,很快就能忘记苦涩了。

默默地蜷缩在紧靠着洗手间的单人床上,眼前似乎看到了明亮的月亮。

  1. 暂无评论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