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云的坐标

庆云最后的狂欢from庆云

邯郸路以南,政肃路以北,国年路以西,国权路以东,有一条步行街,步行街上有一家店,在我进大学的那一年是阿康烧烤,一串羊肉5毛钱。没多久阿康烧烤就搬走了,那家店开成了茶风暴,不久变成了熏肉卷,然后旁边卖起了鸡蛋灌饼。最近一次去,已经变成呛司奶茶了。呛司奶茶究竟是啥东西,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太难听了,呛死奶茶,还不如叫街客,英文名Joker,就是扑克里的大小怪!庆云书店跟上面说的换了好几个口味的店其实没毛关系,或者说有那么一点点关系:那就是庆云一直就在这家流水店的对面——嗯,斜对面,还要再走两步路。

南区除了庆云还有很多书店。志达和学友就是书店中的Microsoft和Apple,一个正统,一个畅销。志达专出各种课程教材,老学究大部头,微经宏经财管企管红宝绿宝四级六级;学友就喜欢“一生最值得去的100个地方”“韩少和小四不得不说的故事”。鹿鸣左岸绝对是文史哲圣地,光是黑格尔的译文和论丛就能摆满一个书架。甚至菜市场楼上还有一家卖外文二手书的,年少无知的我曾经在那儿买过一本很可爱的图书叫做《How to Grow a Swine》,回到宿舍读了三天后才发现那不是一本漫画书,而是一本很正经的农业养猪实用手册。

庆云说起来就是一非主流:要新书没新书,要教材没教材,要养猪不会养猪,就是别人的新书卖剩下的,扔到他那里去屯着。各种各样的书都淡定地在庆云的书架上摆着,晚上关门之前被阿姨的鸡毛掸子挥舞过一遍,这一天就算结束了。好多书就这么在架子上躺了三年五年,或许还有十年以上。这些书也只能摊手,不是所有的书都要做到大部分人都喜欢,就像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定得出名才算不虚此生。有的人就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申纪兰就是对党一颗红心全部通过,哈佛大学的安田必须要有一种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对于一个人过的好坏的评价标准本来是很多样的,可是读完商科之后发现除了我之外,其他人的追求都一致地指向了一般等价物。我说追求钱太庸俗了,好歹也要说追求价值。你想,万一投胎到very hard模式的津巴布韦,又不让你输入“show me the money”的话,手握那么多钱不是亏大发了。

其实这些书还在庆云的书架上,真是幸运至极了。一本书来到这世界上,就盼着有朝一日能遇到一个有缘人,爱惜她尊重她安慰她保护着她。在还没遇到的时候,就酱紫躺在复旦南区的腐败一条街上,心里想着:这个他究竟会是一个帅哥直男还是美女百合呢,那是多么甜蜜的期待啊。哪一天真的被一个叫凤姐的人给买走了,那才是幻灭的时刻。希望也许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也是最残酷的东西。鲁迅那句“希望是本无所谓无,无所谓有的”已然家喻户晓,好多人视为至理名言。其实不是无所谓,是不敢有,怕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飞得越高摔得越重。中国人一直以谦虚为美德,那些刚考完试就在喊完了不及格了要死了的人一般都是比较牛的人,从统计学来说谦虚跟牛逼还是有一定的正相关性,但是你无法推断谦虚就是牛逼。然而谦虚是一种心灵上的抚慰剂,先对自己说不行了,把预期值给降的很低很低,将来成绩出一出来,哇超预期这么多,幸福指数爆棚。其实这道理我在初中的时候就明白了,当时我为了期末考试拿“进步奖”,就在期中考试的时候先考了个倒数十名,给父母老师一个惊喜。然而最后这个进步奖给了另外一个家伙,他期末考试的名次还比我低5名,可是他在期中考试的时候是倒数第三。事后我总结的关键不在于你多牛逼,而是在于之前有多傻逼。

记得刚进大学校门的时候,每天中午下课的时候我总喜欢往庆云跑。有一天我看到一套书,清一色黑色的封面,副标题叫二十世纪西方哲学译丛。有胡塞尔的现象学和逻辑研究,有拉卡托斯的科学研究纲领,有波普的科学分界……让我想起了以前跟同学的争论,原来这样的争论古已有之,有的事情要先想过,再去找答案,找到之后,万分欣喜,否则一头雾水,正如胡塞尔那本现象学还有三卷逻辑研究我至今仍未读完。我向来不喜欢哲学这个词语,因为这是一个很私人的东西,只关乎自己的想法,是很难跟别人分享的。哲学的快乐一旦分享而说不清楚,又难免变成艰深的同义词,正如编写程序的快乐或是编制财务报表的快乐。况且辩论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别人硬塞给你的想法,一定会受到内心最强烈的抵抗。所以哲学是一件最自由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和能力来干涉你的想法,也不需要有人来干涉自己的想法,一切想法都是由内而生的,都是靠一种机缘巧合。就像我机缘巧合遇到了胡塞尔、拉卡托斯和波普,但是落在我心里的却只有后两者。

然而庆云竟然要关门了,据说还是由于经济问题。这说明对于一个书店过的好坏的评价标准还是一般等价物。一般等价物确实是一个既方便又实在的东西,它把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统一起来了。不同的企业卖酒的卖肉的卖看不见的无形资产的,做一份财务报表就可以比较了;不同的职业搬砖的砌墙的爬格子的,互相询问下税后到手多少钱也可以比较了。现在连婚姻都可以用一般等价物来衡量:据说以前是9元,现在变成5元了,降了44.44八仙,不如再折个现?那真是越晚结婚越划算了。

  1. 一本书来到这世界上,就盼着有朝一日能遇到一个有缘人,爱惜她尊重她安慰她保护着她。在还没遇到的时候,就酱紫躺在复旦南区的腐败一条街上,心里想着:这个他究竟会是一个帅哥直男还是美女百合呢,那是多么甜蜜的期待啊。

    这段甚妙

    • ss
    • 2011/06/17

    只看第一段的话就是一篇很不错的小品文 – loislacial的风格
    点开来一看这么长 – 就是类似我的风格了。。。

      • loislacial
      • 2011/07/17

      半夜无聊google自己id于是摸到这里来了。哈哈……

    • 安博
    • 2011/06/30

    很复旦的两张照片。想当初阿康5毛一串,买10送2.。。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