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生活

时不时有些只言片语想要记录下来,却总犹豫着要等积攒到一定的程度才愿意提笔,结果就是散失殆尽。生活里的点滴积累也要和收藏品一样费心拾掇归类。平常打字时如行云流水般,在一定的时候也要停下来润润色,思索再三才敲下回车键确认段落的结束,这样就是所谓精致的生活吧。

旅行是生活,上班下班规律是生活,盘腿滴茶是生活,纠结于人物琐事也同样是生活。初到纽约的时候,曾一个人蹲在空空如也的出租房里,用装书的纸箱作椅子,用两个28寸的旅行箱拼在一起当桌子,趴在公司的笔记本前加班。付完出租房和手机押金之后美元现金已告罄,晚饭时间下楼瞎逛,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在灯火阑珊处发现了一家中餐馆,进门后发现店主的英文比中文流利的多,点菜的时候说了两遍中文没听清,还是用英文再说一次。左宗鸡和西兰花炒牛肉是招牌菜,而且深得各位美国同事的喜爱。

我尽量不去嘲笑美国人对于中餐的贫瘠认识,正如我们对于三明治的了解也仅限于两片面包夹东西。最受欢迎的中国正餐叫做左宗棠鸡,最受欢迎的中国食物是幸运曲奇饼,而我们除了千岛酱之外再也说不出其他色拉酱料的名字。所以谁也不要嘲笑谁,不要看不起谁。那日,和USMP的同伴们坐在阿里纳火山脚下的小木屋,看着火山口浓烟滚滚,小木屋前的路都是泥土路,到最近的高速公路,开车也要两个小时。在没有手机信号的时候,只能喝着Breakfast Blend争吵鸡蛋的不同做法,Sunny-side up 还是 Over easy究竟是要不要翻面煎,蛋黄究竟是要一泄如注还是形如凝胶,小木屋主人的狗蹲在我们脚下,学习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鸡蛋观。

——上海,在连续2个月加班之后的周末

  1. 暂无评论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