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时事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零关税,美国和欧洲还是站在了一起。

西方人从几十年前就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句话最早出自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故事。芈氏楚国虽然当时已经是大国,但是传统的中原国家还是觉得楚国是蛮夷的国家。鲁成公想要跟楚国修好,对付隔壁的晋国,结果鲁国的大臣们纷纷跳出来反对,说的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吾族也,岂肯字我乎!”

一回头,齐国的管仲就对楚国发动了贸易战。

管仲先是派了一堆商人去楚国求购鹿,本来鹿就是野生动物,无法像牛马猪一样被驯化,就是猎人对鹿有兴趣,拿来卖鹿肉的,一头也很便宜。

结果齐国的商人一来,高价收购野生鹿。好家伙,鹿价马上飞涨。楚国的人看到有利可图,都纷纷放下农活去抓鹿了,没过一年农活就荒废了,粮食也没多少了。

此时管仲命令各中原诸侯国停止与楚国的通商,再派兵压境。楚国国内鹿的供应过剩无法输出,粮食又买不到,楚军饿得肚皮贴后背,毫无战斗力。楚王只能屈辱地割地。

只是直肠子的美国人在二十多年前就明确地说了:穆斯林和儒家的人,是我们西方自由世界的敌人。

这不是打打嘴炮的美国出租车司机这么认为,而是哈佛的教授、白宫的政客这么讲,正式写进了美国政治和外交期刊和文书。

那个时候还是90年代初。前苏联的威胁消失了,中国还在总设计师的带领下韬光养晦,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和波黑人还是和平友好地共处。这都没关系,鲍威尔还可以在安理会上拿出他招牌式的洗衣粉。

有人说,你看叫你不韬光养晦,这下贸易战了吧。

有人说,你看叫你不遵守国际规则,这下贸易战了吧。

有人说,你看叫你错估了西方打贸易战的决心,这下真的贸易战了吧。

其实这些都没用,韬光养晦也好,遵守“国际规则”也好,冲突迟早要发生的。

要认请现实,不要对国际关系还抱有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的幻想,说的好像有闷声发大财的可能性似的。

除非你跟非洲一样,一直把发展的潜力珍藏起来。

说到日本,别忘了日本鼎盛的80年代。

1985年,广场协定推高日元升值来平衡美国的贸易逆差;1987年,东芝因为向苏联销售高科技国防技术被美国制裁,美国国会反日倾向升级。甚至著名的美国爵士乐队手说,“日本人都不懂爵士乐……反正来听我音乐会的听众就是这样,个个满脸对着‘这帮家伙究竟在搞什么’的表情呆呆地盯着我们看,噼噼啪啪地拍完手,就回去了”。不过日本倒是已经忍过了这个阶段,获得了正统集团的接纳。

还好现在跟儒家打的是贸易战,要不就像跟穆斯林一样是真的战争了。

厄齐尔因为跟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了一次影,被迫退出德国国家队。厄齐尔没有被人直接暗杀,足以体现“足球是和平的象征”了。

当然有些话只能自己人关起门来说说。

商业这件事情,虽然说是无利不起早,但是很多时候也跟结婚一样,要两个人看对眼了才行,经济利益有时候也买不来商业伙伴的。做生意这事情为什么那么难,因为大部分的生意本来就是做不成的。既不能强求,也不是谈逻辑对错。就算我的产品这么好,价格这么优惠,这个生意也没有一定要做成的道理。

然而打开门,商务部还是要苦口婆心地为美国广大的农民的福祉着想的。毕竟我们还有一句古话,买卖不成仁义在,伸手不打笑脸人。

今天高通收购恩智浦黄了。笑脸人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没有表态,误了高通跟恩智浦签的SPA的Long Stop Date。商务部辟谣,这事情可不关我事,也跟贸易摩擦无关。高通可以给恩智浦交个20亿美元的违约金,然后握握手,体会下买卖不成仁义在的精神。

毕竟大部分的生意本来就是做不成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