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上还是按下?

电梯按钮的困扰

过年回老家,爸妈从楼梯房搬到了电梯房。 妈妈一直困惑于电梯间的按钮要怎么按。她要下楼的时候,如果看到电梯停在一楼,她会按“上”叫电梯上来,结果偶尔进电梯之后,电梯还会继续往楼上走再下楼。直到我跟妈妈解释了电梯按钮正确的使用方法,不用管电梯在哪里,你要上楼就按上,要下楼就按下,妈妈才恍然大悟。

后来我思考了下,电梯按钮本来设计的是站在人的角度“我要干嘛”;而妈妈觉得电梯按钮的设计应该是站在电梯的角度“让电梯干嘛”。要说错嘛,也不能说错。本质上是面对陌生的事物,人的大脑会先入为主地形成这个事物运作的概念模型——“我觉得它应该是这么一个原理”。当这个猜想的原理和实际运行的方式出现偏差的时候,就会闹笑话。

究竟是人的大脑要适应事物运作的原理,还是事物运作的原理要适应人的大脑呢?物质决定意识,当然是前者啦!且慢,有一群人他们不是这么想的。那就是设计师——确切地说,是工业设计师。他们研究的就是手里的产品,产品的运作要符合人类最直观的概念模型,否则就不是好的设计。

PPT翻页器:按上还是按下?

上次我做Present播放PPT的时候出了不大不小的问题。当我在台上拿着PPT翻页器想要切换下一页的时候,大屏幕却一直卡在第一页。我向台下的主持人求助,主持人说:按最上面的键才是翻页,你按向下键,是往回翻。

这是我用过的最不合理的PPT翻页器。剩下的时间,我一直陷入往前翻页还是往后翻页的薛定谔状态中。

翻页器一般都有三个按钮,最靠近笔尖的按钮是激光键,还有上下两个方向键,分别表示上翻页和下翻页。我觉得这样的安排是极其自明和自然的,几乎没有第二种解释的可能性了。我要向下翻页,在电脑键盘上,我按向下的方向键(偶尔也按向右方向键),或者按 Page Down。那么在翻页笔上,自然我也要按向下的方向。

两天后,我读到一本书《设计心理学——日常的设计》,作者也写到了使用翻页器的困扰:

“有一次我在亚洲演讲,我的电脑连接到投影仪,还拿到一个遥控器,这样在演讲时就可以远程遥控要展示的内容。遥控器有两个按钮,一个在上,另一个在下。演讲的标题已经显示在屏幕上。当演讲开始后,我所要做的就是向前翻页,展示下一张照片,但当我按下上面的按钮,令人惊讶的是幻灯片回到了标题页,它并没有向前翻页。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我感到诧异,对我来说,上面的按钮就意味着向前,底下的按钮就是向后,映射是非常清楚和明显的,如果按钮是肩并肩排列,那么控制可能模棱两可,先按哪个左边还是右边?该控制器使用顶部和底部的按钮,提供了一个合理的映射,为什么他的控制方向出乎意料?”

什么?!上面的按钮意味着向前?原来真有人觉得下一页应该按向上键,这是什么脑洞啊,还是一个专业的设计心理学教授啊。原来人和人之间的概念模型差异可能这么大,那要产品设计师如何满足人类的概念模型?要满足哪一个?

时间观念:向前还是向后?

时间是什么?终于轮到了这么一个充满哲理的问题。

时间是唯一一个只能往前演进的东西。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时间的流逝像一把飞驰的箭矢,只能往一个方向走。时光倒流只是幻想。时间是所谓的“第四维”,但它不像空间的三维一样,能前进能后退。

我们中国人说展望未来,要向前看;英文也有类似的表达,looking forward看的是未来,hindsight后见之明,指的是看过去的事情。康德甚至说时间是先验的。时间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人类感性直观的纯粹,是先天世界给予人类的认识客观世界的望远镜——时间,只是人类收纳事件的一个盒子。因为是先天的,对于人类来说,时间只能是奔流向前的。

然而,世界上存在这么一群人,对时间有着完全相反的理解,那就是非洲人。

非洲人从不用钟表去度量抽象的时间,而是去“生活”时间,并根据具体的事件来记述或表达时间。非洲人的时间并不是收纳事件的盒子,而是一件件事情的发生,定义了事件。在非洲人的字典里,表示时间的词有:Sasha(现在)、Zamani(过往),但是没有将来。喀麦隆学者让·戈德弗鲁瓦·比迪马说,时间就是过去或现在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所有涉及将来的、未发生的事件对他们来说都属于一个“虚无的时间”。

所以很有趣的是,当非洲人说,“向前看”的时候,其实他们看的是过去。因为他们站在“现在”这个节点,面朝的是过去,事件一件一件地发生,在自己眼前展开,离自己最近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参考资料:
[1] 张宏明. 非洲传统时间观念[J]. 西亚非洲, 2004(6):39-44

  1. 暂无评论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