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于午夜

一直觉得自己走的是正道,象骑士一样往城堡进发。可是竟然会有阿卡硫斯的脚后跟,轻轻触碰便可以瓦解所有的盔甲。

能冷静地看说明我已经没事了。可是还是有问题不明白。对一个社会来说,总是要等到景况出现好转,温饱也满足的时候才会思考更深入的问题,这样出现了心理学、哲学;但是对一个人来说,思考这样的比较深刻的问题通常又是在困顿的时候,而不是生活充满所谓的“意义”的时候。

人相对与社会和宇宙来说是太过于简单的系统,“一个复杂的体系可以对简单的体系全息的认识”,反过来则是伪命题。也正是因为这样人类没有完全真实地反映世界的可能性——除非简单化、模式化。于是管理学出现,心理学出现,甚至还有“领导的艺术”。公认科学了啊,把感性的东西用理性来表达。人啊在困惑,在思考,在努力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每一个小小的进展面前都觉得自己已经找到真理了。就象美术,从原始的壁画,到透视和解剖的出现,大家都知道怎么画出立体的东西,怎么画人体。2D真的就可以反映3D甚至4D的世界吗?回答是否定的。于是会有塞尚有毕加索有后现代主义,有的看到了时间,有的走向模式化。谁对谁错?Euclid和非欧,牛顿和爱因斯坦,谁对谁错?我和你,谁对谁错?连实证意义上的推理都很困难,更不要说什么规范性的判断。

有人说要正视我的潜意识。于是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的潜意识了,好象要通过“告诉自己”就没多大意义了。不要刻意去做某件事;不要刻意不去做某件事。说这话要前提的吧,很遗憾我不知道它的前提是什么。潜意识也同时告诉我,我已经越走越远了。不仅仅因为地域的隔离,重要的是意识的流变。“那只是符号。”我说过两次。

维基百科哥德尔不完备定理条目:“罗杰·彭罗斯声称‘可被机械地证明的’和‘对人类来说看起来是真的’的这一区别表明人类智能不同于自然的无意识过程。这一观点未被普遍接受,因为正如Marvin Minsky 所指出的,人类智能有犯错误和理解不兼容和谬误句子的能力。但Marvin Minsky透露说库尔特·哥德尔私下告诉他,他相信人类有一种到达真理的直觉方法,但因为跟计算机式的方法不同,人类可以知道为真的事情并不受他的定理限制。”  反驳不了的东西还是暂时认为它正确,这是我的一个“定理”,于是暂时就承认直觉的存在吧!

批判性的东西少说,建设总是要比批判难得多。一个理念能应用就好,何必深究其本原呢?是不是“存在就是合理”的意思?好象有点差别。工科如此,我也如此。然而工科还是不适合我,或者说,我还是不适合工科。

必然法则和意志平行同属于本体界,然后决定现象界的事情!?恩,说不清楚,但是在我的百科全书里这是个比较受追捧的条目。那么仔细想来,这样究竟是唯心还是唯物呢?根本就不必去理会唯心还是唯物,因为这个词汇就是专门为唯物而造的。aqz的一句话太经典:“从系统论的观点来看人的自由……人在自然面前会越来越自由,在人类社会面前会越来越不自由。”仅仅是因为某两句话会产生这么多胡言乱语,真的变了?

 

2006年5月11日凌晨

    • 人命关天
    • 2006/05/27

    其实很多人总是善于去引导别人走正道,却反而容易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往地狱里挪!
    啊卡硫斯也有致命的脚后跟,这我相信,可反过来想想,谁没有脚后跟呢!别人可以轻易地瓦解你的盔甲,为什么你不能瓦解别人的盔甲呢!既然如此,正道也便无所谓正道了,就看谁先触摸谁的脚后跟!
    很多时候,正道并不是总结出来的,而是讨论出来的!人类有了语言,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灾难!结果,那个没有被发现“脚后跟”秘密的人成为了人们推崇的英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你又不是不懂,什么时候干什么事,这个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简单的写在“矛盾”中!温饱阶段,矛盾指向什么,小康阶段,矛盾又指向什么,富裕阶段,矛盾又指向什么,这些规律把持着发展的动脉!但反过来说,矛盾又是虚的,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此处不展开!

    “一个复杂的体系可以对简单的体系全息的认识”
    这个我相信!但是,反过来,想想人类需要的是全息的认识吗!
    人类可以去放羊,然后羊毛织衣,羊肉下酒,羊角制药,知道这些便足够了,知道这些便足以让我们拥有动力去养羊了!我们并不需要从羊的角度去想,究竟羊的一生意义在哪!在人类看来,羊一生的意义就是给人类提供充足的宝藏!
    你可以骂人类疯狂自私无赖,可你仔细想想,你自己是不是每天都在直接或间接地做着这种“疯狂自私无赖”!小到你的饮食衣着,大到你信奉的教育科学,不都是在这条路上走着么?
    人类只需要简单的系统,我们不需要全息的认识,因为我们只关心对我们有价值的就行了!就象你无法在建造一座桥时完全确定每一个因素对它的几个PERCENT的影响度,例如时刻变化的风力,例如难以控制的地震,例如偶然上升的交通流量,例如骤然而至的洪灾!但我们仍然能建好一座桥,并且让它正常的运转!工科中的模糊技术,文科中的郑板桥,理科中的拓扑学,不都是殊途同归么!真正全息的认识,反而成为人类的累赘!
    至于感性与理性的融合,其实就象学语言要学语法一样!你说语法真能概括所有语言现象么?为什么一个虚拟语气下面就有千种例外!既然语法没有用,你干吗又去学它呢?所以,无论Eucilid还是非欧,牛顿还是爱因斯坦,他们都没有错,只是你要看在什么函数里面的什么定义域!何谓规范?你说1+1=2是规范的么?你说三角形的内角和是180度是规范的么?如果是规范,为什么那么多人质疑?如果不是,那我们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系统又有什么价值呢?
    所以,规范并需要用整个宇宙去检验!一个电子规不规范,只需要用一个电路去检验!一个定理规不规范,只需要条件去检验!没有限制,便没有自由!没有条件,便没有结论!

    “批判性的东西少说,建设总是要比批判难得多。一个理念能应用就好,何必深究其本原呢?是不是“存在就是合理”的意思?”
    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我只需要问一句:假如“存在就是合理”,那批判性的东西不就非常合理咯!?而且越多越好越合理!?

    还有,同意你最后两段的观点!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