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哲学

过程推论和结果推论

我注意到很多方面都会有一种区分,对于一件事情的评价和研究,是应当根据达成这件事情的过程的合理性(“过程推论”),还是根据结果的合理性(“结果推论”)。

我想用人们对科学的评价来说明这种区分。由于近现代科学是在是太妙了,人们总是希望将科学与宗教、伪科学等区别开来。一种说法就是:科学是靠庞大的实验基础加上严密的逻辑推理比如归纳演绎法,由于这种科学方法的优越性,使得科学才是真的。宗教和伪科学要么缺乏严密的逻辑,要么没有可重复的实验可以证实,因此它们都不是真的。这是“过程推论”的典型。另一种说法是:在科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工程技术已经广泛运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根据牛顿力学造的飞机总是能飞,根据有机化学能够稳定持续地从石油中制作出烯烃和芳香烃,根据信息技术视频能调制成数字信号通过电缆传送然后再还原。科学是能够发挥作用的。这是“结果推论”的典型。*

我长久以来在这两种评价法中摇摆不定。过程推论不能保证得到好的结果,而结果推论是成王败寇另一表达。然而我发现很多时候事情发展的瓶颈就是由过于重视其中一种而忽略另一种评价法所引起的。 Read more

过去的经验何以推广到未来

大学时候读过休谟的《人类理解研究》,在现在对我思考的影响越来越深。休谟就是怀疑主义的鼻祖,而他的一句话一直被我在讨论中所引用:“未来为何会和过去相似,或过去的经验凭什么推广到未来?” Read more

本原终归是本原

哲学是探究世间一切事物本原的一门学问,哲学是所有学问的本原(当然包括它自身)。亚里士多德说,了解事物本原的人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姑且认为了解了哲学,换言之,了解了事物的本原便能了解建立在这本原上的该事物的其他。

然而这是一个悖论。

本原终归是本原,不管是“元素”还是“种”都无法构成事物的其他。我们可以了解人是由细胞构成的,细胞是由分子构成的……(从元素的方面来说),我们也可以了解人是具有社会性和自然性的动物(从种的方面来说),但是无法因此而了解人的心理、行为,甚至于个体的“人”。如果我拍拍你的肩膀说:“Hey, you know, you’re just a pile of cell!”当然是实话、废话。

了解了本原不代表你就能驾驭它。恰如数学概念定理是数学这门学科基础的、根本的东西。但是除非你做了题,否则依然惘然。

所以对自己说不要轻视了一些所谓“世俗的”、表面的学问而专心潜研世间奥义。本原如树根,people don’t appreciate.

崩溃于午夜

一直觉得自己走的是正道,象骑士一样往城堡进发。可是竟然会有阿卡硫斯的脚后跟,轻轻触碰便可以瓦解所有的盔甲。

能冷静地看说明我已经没事了。可是还是有问题不明白。对一个社会来说,总是要等到景况出现好转,温饱也满足的时候才会思考更深入的问题,这样出现了心理学、哲学;但是对一个人来说,思考这样的比较深刻的问题通常又是在困顿的时候,而不是生活充满所谓的“意义”的时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