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上海古河道和古县城

秋天的晚上,下着中雨。打着伞走过一座小桥,桥底是一条浅浅的河,看不到水花,也听不见水流,但能隐隐感觉到整条河缓缓向北在移动。岸边芦苇丛摇曳,没有石头的堤坝,草地以缓坡斜插入水里,从岸边退后三米之外是石楠和柳树。若无人的荒芜,又若有意的娴静。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顾村所见的光景。所过的桥,叫做荻泾桥,桥下的河,叫做荻泾。

图:顾村荻泾

顾村荻泾

荻泾往北汇入沙浦,再往东汇入扬子江,往南则可到蕴藻浜,转向东流入黄浦江。黄浦江和扬子江两条水道,并不是仅仅在吴淞口才合流,在太湖广阔的平原上,早已通过众多水道相互沟通。

这些水道大多都是直线,交汇之处又是完美的直角。江南水乡,不仅仅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有在此居住的人们努力的改变。从五代十国开始,吴越地界里的人治水,七里为一纵浦,十里为一横塘,整个地表超过十分之一的面积是水道。大江上游水涨时,可侧入纵横水道,相当于一个小型水库,水道两侧的斜坡又能减缓水平面的上涨。在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建设这么大型的水利网,诚非一朝一代水利官能力所能及。

宋代吴淞江(今上海境内段)两岸大浦。

宋代吴淞江(今上海境内段)两岸大浦。

历史上,塘浦被破坏得最厉害的时间有两次,一是北宋末期,嘉松人口暴增,占用河湖滩涂大肆圩田,吴淞江又被开发为漕运,河道两侧占滩筑堤。其二是八百年后上海人口再次暴增,上海的浜、港、塘、浦、泾大多被填满成为现代化的道路,岸边矗立起一栋栋高楼。只留下了地名,让人在想象中构建历史。宋朝至明朝时期吴淞江两岸的大浦就有几十条,压马路的时候可曾想过,几百年前其实是一片东方威尼斯的景象。想象一下,肇嘉浜、打浦、徐家汇、曹家渡、万航渡……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1900年左右的延安路——也就是当时的洋泾浜,朝东流入黄浦江。洋泾浜在清末是分割英美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界河。1914年,公共租界纳税人特别会议(这个会议很英国。辛亥革命后,国民政府还是没有办法接管上海特别市,叹气)批准填浜筑路,以英国国王的名字命名为爱多亚路,解放后改名延安路。

1900年左右的延安路——也就是当时的洋泾浜,朝东流入黄浦江。洋泾浜在清末是分割英美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界河。1914年,公共租界纳税人特别会议(这个会议很英国。辛亥革命后,国民政府还是没有办法接管上海特别市,叹气)批准填浜筑路,以英国国王的名字命名为爱多亚路,解放后改名延安路。

吴淞江/松江,也就是今天横贯上海市区的苏州河。 需注意一点,古代的方位,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东,和现代的地图相反。上下海浦便是一例。同样还有江左。长江从九江鄱阳湖,经安庆到金陵(南京)是自南向北的,江左便指这段长江以东的区域。

上海在历史的舞台上出现的相当晚,到了宋元时期,上海浦只是吴淞江的一条支流,还不是地名。吴淞江是当时太湖入海的主干道,上海浦也就是现在的黄浦江,自龙华到陆家嘴这一段。黄浦江到了陆家嘴突然拐弯了一个90°的直角弯向东,其实原来本就是吴淞江的河道呢。有上海浦自然还有下海浦,也是吴淞江(苏州河)支流,提篮桥当时横跨的就是下海浦,附近仍然有下海庙,香火不断。下海浦大概是在清朝同治年间被填掉的。

南宋时期的上海,棕色字代表当代上海。吴淞江才是主流,且一路往东出海,往北到现在宝山的吴淞口。川沙当时真的是海边的沙滩,崇明岛也好小啊。

南宋时期的上海,棕色字代表当代上海。吴淞江才是主流,且一路往东出海,往北到现在宝山的吴淞口。川沙当时真的是海边的沙滩,崇明岛也好小啊。

宋元时期的苏州、松江、常州三府已是财赋重地,占全国漕运(相当于所得税吧)的四分之一,那时还没有上海什么事情。松江府管辖范围基本就是现在浏河以南的地区,包括现在上海市区的范围、松江、青浦、闵行、浦东、南汇、金山。当时的浦东南汇和金山饱受海潮侵袭,发展得不好,基本上就是晒晒海盐而已。

松江府以前叫做华亭,在东汉时第一次出现在史书里,孙权把陆逊封为华亭侯。唐朝天宝十年(751年)设华亭县,衙门就在现在上海市松江区中山小学附近,旁边有一个唐朝时期建立的唐经幢,还是上海地区历史最久的建筑。南宋华亭县升为府,改名松江,府衙中心还是在华亭县,东边的郊区(也就是从现在青浦区东部到上海市中心,到浦东一路到海边,超大的) 设立上海县。明朝时,割华亭县和上海县的北部地区,设立青浦县。清初又从上海县割出了南汇县和川沙抚民厅。上海县辖区大致剩下现在的闵行、浦东和中心城区。

1842年的南京条约让清朝朝开放了上海县为通商口岸,中心城区设立了华界、英美租界(北黄浦、静安以及虹口、杨浦两区南部沿江地带)和法租界(徐汇、卢湾区,延伸到黄浦区)。自此,上海县再也管不到租界里的事务,租界变成了法外之地,也带来了后代建制调整的混乱隐患。民国时期时江苏、上海产生划界争端,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设立的上海特别市,仅仅包括租界部分和中心县城,而西南郊的老上海县(也就是现在的闵行到龙华以及浦东)仍然处于江苏管理,直到新中国成立初期仍然如此。后来上海县又分别于1959年析出闵行区,1991年撤销上海县,和闵行区合并为新闵行区,上海县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闵行则实现了反向并购。

惊讶地发现,嘉定区还有一个华亭镇。这是什么鬼,古华亭县根本不在那里好吗,嘉定自古以来跟华亭县(松江府,上海县)都没关系的呀。1950年在嘉定成立的华亭镇,不知是不是一个历史的乌龙呢?

5

  1. 暂无评论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