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热津斯基《大棋局》摘评

布热津斯基在1997年写的《大棋局》距今已25年。

1997年,中国GDP排名世界第七,是美国的九分之一。1997年,江泽民主席访美用英文在哈佛大学演讲,香港刚刚回归,邓小平在回归前夕溘然长逝。1997年,北约还没轰炸南联盟,中美在南海也还没撞机。1997年,徐增平正在赶赴乌克兰谈“瓦格良”号航母的购买事宜,他还不知道瓦格良号会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卡这么多年。1997年,年轻人最想进的是麦肯锡这种高大上的外企,杨致远和他的美国同学大卫·费罗成立的雅虎才刚满三岁,而阿里巴巴的成立还要过十年。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来回顾下布热津斯基对国际局势的看法。和25年后现在的国际局势比较看看,哪些是一厢情愿的计划,哪些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比起一个美国在决定全球事务方面继续拥有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大影响的世界来,一个美国不占首要地位的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充满暴力、更加混乱、更少民主和经济增长更困难的世界。维持美国在国际上的首要地位是保障美国人的繁荣和安全的关键,也是保障自由、民主、开放经济和国际秩序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下去的关键。——塞缪尔·亨廷顿

【评:一、体现了美国的骄傲;二、2020年起的世界是否说明了这一点,还是这个因果是反过来的。不是因为美国的领导使得世界更安全,而是世界经济的衰退导致不可能有一个国家能在全球进行有意义的领导地位。】

 

美国的国内制度十分民主,因此不可能在国外实行独裁。这也限制了美国力量的使用,特别是进行军事恫吓的能力。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奉行平民主义的民主国家取得在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除非公众感到国内福利突然受到威胁或挑战,他们是不会支持努力扩大实力的目标的。这种努力所要求的经济上的自律(国防开支)和人的牺牲(甚至是职业军人的伤亡),同民主的本性格格不入。民主制度是不利于进行帝国动员的。

【评:民主国家不会发起战争,那希特勒的德国可还是民主国家?公众一般是不支持战争的,除非“公众感到国内福利突然受到威胁或挑战”,这个除非,太容易实现了。但是退一万步讲,如果除了平民主义的民主制度,还有什么制度更能阻止战争呢?】

 

美国人有两种看法还算得上有较大的政治影响。一种看法是:冷战的结束使美国有理由大幅度减少国际参与,不管这会给美国的国际地位带来什么后果。另一种看法是:现在是实行真正的国际多边主义的时候了,美国甚至应为此交出部分主权。

【评:前苏联解体10年,美国人还在赢得冷战的兴奋中,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也在火热上升。想看看2020年,美国人的这两种观念,还能占多大比例】

 

五个地缘战略棋手(主要玩家):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印度。

五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区域关键性):乌克兰、阿塞拜疆、韩国、土耳其、伊朗。

【评:英国、日本、印度尼西亚虽然无疑也是十分重要的玩家,却不具备当棋手的资格。五常中的英国竟然落选,因英国和美国几乎可以看作同文同种,所以在布热津斯基的眼里,英国约等于背后的美国,美国取代了英国站在了棋盘上;日本的落选是由于布热津斯基“认为”日本在政治上没有扩张野心,赞赏日本的自我约束。同时他也提到,日本宁愿不参与亚洲大陆的政治,至少部分原因是众多其他亚洲人仍然厌恶日本谋求在地区发挥显要的政治作用。你看日本都没有扩张领土的野心。那日本在南边和中国关于钓鱼岛的领土争议,日本在北边和俄罗斯关于北方四岛的领土争议,不是日本的扩张野心么。所以日本和中国有领土争议,那是因为中国有领土扩张的野心;日本和俄罗斯有领土争议,那是因为俄罗斯有扩张领土的野心,日本都是无辜的。那日本这么无辜,众多其他亚洲人为啥仍然厌恶日本谋求扩大影响,其实日本根本没有扩张野心,都是其他亚洲人误会了日本人。布热津斯基可能反驳,说中国不仅仅和日本在钓鱼岛上有争议,在南海十一段线和东南亚诸国有争议,在西藏地区和印度有争议,在东北和俄罗斯有争议(这个其实算解决了),所以中国更有野心,这个又要怎么反驳呢。五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三个是为了看住俄罗斯的(乌克兰,阿塞拜疆,土耳其),一个是看住中国的(韩国),一个是看住中东的(伊朗)。可以看到俄罗斯还是美国第一大敌人,安排了三大支轴国家对付它。乌克兰的重要性在1997年已经非常重视了,当时的乌克兰总统是第二任总统库奇马,前任是推动前苏联解体的克拉夫丘克,亲美;库奇马是两面派,一直做到2005年。下一任就是非常亲美的尤先科来当总统了。可见在1997年到2005年之间,美国对乌克兰做了多少工作!前苏联对美国的影响力还是最大的。其次,中国看似只有韩国,其实还有一个躲在美国下面的日本帮忙,也算是第二大敌人了。第三,西欧只要让法国德国互相制约就好了。第四,中东无大国,伊朗当大王。】

 

美国对欧洲一体化的政策还要面对如何确定欧洲的地理范围这一高度敏感的问题。欧盟的东部界限是否应同北约的东部前沿一致?这个问题的实际意义主要集中在波罗的海国家将来的地位,可能也包括乌克兰将来的地位。

把俄罗斯排除在外的代价可能是很高的——在俄罗斯人的思想上形成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评:1997年,乌克兰已经在算计中】

 

中国作为一个重要大国的兴起,最理想的结果是把一个正在实现民主化和自由市场的中国纳入更广泛的亚洲区域合作框架。但如果中国不走民主化的道路而其经济和军事力量却继续壮大又怎么办?

【评:1997年,对中国民主化还是有期许的。】

 

最大的潜在危险是中国与俄罗斯或许还有伊朗结成大联盟。

【评:嗯?2022年怎么说】

 

欧洲一体化必将使欧洲成为一个全球性大国。若齐心协力,法国和德国能建立起一个无愧于欧洲的历史和有潜力的欧洲。然而,这两个国家对欧洲建设的看法和意图却又不尽相同,而且两者都没有强大到能够单独实现自己的目的和主张。这使美国以维护欧洲团结的名义介入有了必要性,因为不这样做欧洲一体化就将陷入停顿,甚至发生逆转。

【评:really?开玩笑吧,有了美国的介入,欧洲一体化将永远在路上,无法到达终点】

 

法国寻求欧洲的转世再生,而德国寻求通过欧洲而获得救赎。

【评:德国通过建设整个欧洲,为他两次世界大战的赎罪。德国在二战时期和前苏联勾结瓜分了波兰、捷克,在2022年面对乌克兰问题时,德国更需要向其他欧洲国家自证清白,没有牺牲乌克兰的利益来迎合俄罗斯。这也是为何舒尔茨对俄强硬得多背后的心理。】

 

法国不够强大,既不足以阻挠美国推行其欧洲政策中地缘战略的根本原则,又不足以使自己成为欧洲的领袖。因此,法国有些怪癖甚至发点脾气,都是可以容忍的。

【评:日常乳法】

 

关于北约扩大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它是一个与欧洲自身的扩大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进程。如果欧盟将成为一个地理上幅员更广大的共同体……那么,其地理上最暴露的部分——中欧——就自然不能被明显地排斥于欧洲其他部分通过跨大西洋联盟而享有的安全感之外。

【评:所以2022年普京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但不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这本身就很奇怪】

 

当北约首批三个新成员(波兰、捷克、匈牙利)加入欧盟后,欧盟和北约都必然会把接纳波罗的海国家、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斯洛伐克(最终还可能有乌克兰)的问题提上日程。

【评:乌克兰在1997年已经纳入计划之中】

 

中国民主化的问题是不能无限期地回避的,除非中国突然作出其在1474年【评:应该指明朝海禁。但具体1474年指的何事不大清楚】曾作出的同样的决定:像现在的朝鲜那样与世隔绝。这样的话,中国就不得不召回目前在美国学习的七万多留学生,驱赶外商,关闭所有的电脑。这将是一种疯狂的行为,使人回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或许在一个短暂的时间里,由于国内的权力斗争,掌权的但其力量又是日趋衰落的中共教条主义派可能会试图仿效朝鲜,但那也只能是昙花一现。更可能的是,这会导致经济停滞,然后引发政治爆炸。无论如何,自我孤立将意味的,不仅是中国真想成为全球性大国的愿望会成为泡影,就连在地区坐大也办不到。中国除了继续向世界开放以外,别无其他经济上有效的、政治上可行的现实选择。

【评:布热津斯基对中国保持开放是有信心的,他不相信智慧的中国人会允许闭关锁国的再现。】

 

有关中国是下一个全球性大国的这样一种流行的看法孕育着反对中国的偏执狂,并在中国内部培育着妄自尊大的思想。对于中国将肯定成为下一个全球性大国的恐惧,往好处说,是为时过早;往坏处说,则可能成为自我实现的语言。因此,组织一个旨在遏制中国上升为全球性大国的联盟会产生消极的后果。但是,正因为中国事实上不可能很快成为一个全球性大国,对中国实行地区性遏制的政策不明智,把中国作为全球性的重要棋手来对待才可取。把中国拉进更广泛的国际合作之中并赋予它所渴望的地位,能收到钝化中国民族雄心的尖利锋芒的效果。

【评:布热津斯基是“中国接触派”,并非极端反华。布热津斯基的对各国的策略很明确,以民族主义为幌子,拉拢精英阶层,通过接入世界经济大循环的方式,让精英阶层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得到更大比例的蛋糕,然后稳固其统治基础。反过来这样的精英阶级更不可能与世界脱钩,使得经济制裁的武器成为可能。】

 

不管表面现象如何,实际上中国并无很大的战略选择余地。中国持续的经济成功严重依赖西方资本和技术的流入和外国市场的准入。正是这一点严重地限制了中国的选择。如果中国同一个不稳定而且贫穷的俄罗斯结盟(以及和伊朗结盟),那将是个穷困国家的联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它们将继续一起贫困下去。

【评:自我实现的预言?

从篇幅来看,俄罗斯(继承了前苏联的地位)成为美国头号敌人,中间103页(从P47~P149)有76页针对俄罗斯周围的地缘政治,占了总篇幅的3/4。而在远东的章节,只用了1/4的篇幅谈论中日的选择,承认中国成长为地区性主导的大中华并不妨碍东亚力量的稳定,同时扶持日本不在东亚发挥政治影响力,而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玩家是布热津斯基的建议。】

 

豆瓣书籍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026281/

  1. 暂无评论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