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MG 离职信

2009年到2015年,6年整。这是我花在同一个地方时间最长的一次。结束的这一天的到来实在是突然,连我自己都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毕业第一个工作便是KPMG的审计,实在是人生和职业当中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也许你们没有意识到,在工作中一直强调integrity在商业世界中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情。一个成功的公司的标志,便是他生存无忧并能够有足够的闲暇来考虑道德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KPMG无疑是成功的小社会。它有足够的Luxury让人们focus on ethics and professionalism,而不是profitability。你们让我在离开象牙塔之后还能够相信善良,相信真诚,相信规则,相信天真,相信未来,就算以后遇到黑暗也将成为我心中不灭的明灯。

无论什么工作,都是一种处理dilemma和conflict的技术。 在处理dilemma中,最重要的是原则性。A grade的原则就是所见即所述,知行合一,发现异常汇报in charge;B grade的原则就是技术可行性和程序正义,发现无法说服客户的情况就汇报Manager。在A和B grade的工作中,并没有很多真正的道德考验,这实在是一件幸事。工作好像谈恋爱,没事不要考验你的另一半。规则是人定的,也是用来给人遵守的,未知立,焉知破?

审计是一门技术,和写网站造手机一样都需要深深的匠人精神。消费者不会在意APP的图标转角究竟是直角还是圆角,圆角究竟是1/4圆周曲线还是分段羊角线,对消费者来说这些都并没有什么用,但造手机的人不应该这么思考,他要通过各种细节实现最终整体的观感。但是也有反例,索尼松下等日企痴迷于精美的制造工艺,质量一流,可是却逐渐衰落,因为他们的匠人精神不符合市场。可见匠人精神也不是处处可用。那么对审计而言,匠人精神究竟应该提现在哪里呢?

说一个小故事,最近我买了一款Fitbit手环,可以记录人的心跳、步数等,最关键的是可以记录你睡眠的质量。每天晚上可以帮你统计总共睡了多久,睡眠过程中有多少此半清醒的状态,持续时间多久,实际深度睡眠时间多久。通过连续的使用,我大致统计出我睡眠的规律和趋势,大致能纵向看出那个时间段醒来的次数比较多。然后我打算跟一个小米手环的人比较下,我的睡眠质量究竟如何,发现完全没有可比性。小米手环的统计只会统计显示深度睡眠和浅度睡眠的总时间,而且小米对浅度睡眠的定义看起来也跟Fitbit对半清醒状态的定义相差很大。如何能够做到横向可比呢?这就需要对Corner case进行明确的定义。睡眠时心跳暂时加快5分钟算不算脱离深度睡眠,10厘米的位移究竟表示的是无意识的肌肉运动,还是半清醒时的辗转反侧?当一群人的出现,解决了这些细节上的问题,使得各个智能手环的统计数据都有了横向可比性。他们讨论的话题都是譬如“究竟应不应该考虑小于10厘米的位移”这种类型,他们是不是有价值?他们不仅有商业价值,还有很大的社会价值。

所谓审计的价值体现,实际上也是统计规范的作用,既不应该被扩大也不应该被缩小。一个房地产企业年终冲刺交房,透支了未来的利润,那么会计审计就应当忠实地把利润体现到当期,同时记录下大幅下降的预收账款。在这时候,审计的匠人精神就要深挖IAS11,IAS18以及IFRS15的规则,定义“冲刺交房”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确认为收入。是业主入住?交钥匙?业主办出小产证?业主不来收钥匙放到物业办公室?业主拿了钥匙可是房贷违约银行找上门要把房子冻结?完工后物业中心打电话给业主通知交房但是业主没来?业主已经拿到钥匙可是外面那条路根本不通?已经在政府做过竣工备案但是消防验收还没通过……这一切没有真理谬误,而是“合乎准则”和“行业规范”。审计和会计的目标都是忠实体现,至于数据的解读那应该交给分析师、信贷审核员、经济学家。 好的分析师通过分析MD&A中的签约率和预收账款的变动,敏锐地看出当期利润的不可持续性,及时将该股票转给了只看PE的买方。那些分析师和小股民看着炒股软件里自动计算出来的PE说中国公司的财务报告都是垃圾,这究竟得怪谁?

我很喜欢客户来咨询我现实中遇到的做账问题。有过一个咨询,客户要安装灯具,供应商跟客户说不要你先给钱,供应商负责安装个节能灯具,以后每个月付租金,按照实际节省的电费分成,三年后灯具就免费归客户了,客户问:他既不知道每个月要付多少钱,也不知道如果不做这个业务初始投资会有多少,这个融资租赁的内含报酬率究竟怎么算?可见对准则的熟稔和实战操作还是两回事情。所以审计要精益求精的是对规则的解读,特别是各种Corner case的遍历,因为这些Corner case才是支撑起规则有效运作的基础。

希望大家继续保持这样的品格,对心中底线的坚持,对细节和质量的追求。

    • Amber
    • 2016/02/04

    看到这个年代你还坚持写着文字,真好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