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自省

以少为多

今年的忙季真算的上丧心病狂了,从去年11月开始,到上周五算正式结束了。整个忙季只有一个主题:对着数字加班。往年我都会用生一场大病来庆祝忙季的结束,今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到来。忙季的结束通常也是离别季,过了这个秋天部门里又有一大拨人会离职了。对未来职业道路的讨论和迷茫也成为接下来的热门话题。最近和不少人聊过这事情,刚好整理一下思路,记录下想法罢了。

中心是要明确一件事情,继续坚持做减法,坚持两年内在各个方面持续地做减法。“做减法”这个说法大意就是摒弃繁芜丛杂的诱惑,有选择地认定一个方向往前走。说的这么笼统是因为在不同的领域都能套用这个做减法的思想。 Read more

大一统偏执狂

整理燕曦个版和以前文章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原来是一种偏执狂,痴迷于寻找一种大一统的理论,一种更高层次的解释和理解,一种能够无穷演绎的理论。

看到初中的一篇自娱自乐的文章,里面想要论证的观点是所有物理现象都是运动学的命题:电子的搬运带来电,分子和人体皮肤的碰撞引起“热”的感觉,光子和视网膜的接触让人“看”到东西。之后是想通过生物学来解释一些心理、社会和经济现象。(再下一步把生物并入物理就能用运动学来解释所有问题了哦也。)

我高中曾经和同学激烈争论过某个题目,好像是电子跃迁还是什么的。翻翻信件的时候觉得很有趣,最后的争论的焦点变成:世界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争论的进程也很奇特,不使用例子来证明论点,只研究前提和演绎方法的合理性。这样争论就只能一路逆流而上到达了世界本原的讨论。

考CPA的时候我也有这样的偏执:课本的写法是发生了某事项就应该做什么,整本书就是各种事项的列举。我尝试理解会计学的逻辑体系,再将所有的事项列入这个体系内,举一反三,很难忘记。但是这方法在会计、审计、经济法和财务管理上还过得去,遇到税法我就郁闷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查一查个人所得税关于年终奖金的个税计算公式,制定这个规定的人要么就是没逻辑,要么就是小学数学没及格。

以上文章又是一个“大一统偏执狂”的表现:先是创造出一个所谓“大一统偏执狂”,然后将各种行为表现都纳入这个体系下,似乎我必须要有个简明统一的体系才能够安心。

理性派的标签

我会为自己贴上理性派的标签:只依赖理性和科学,坚持理性的分析过程才能得出科学的结论,不确定的事情避免妄加猜测。

在高中,我语文作文每每都很难及格,原因在于我的写作完全就是论证的说明文。比如《我的家乡四季如春》的题目,大部分人都会描述我的家乡如何莺歌燕舞绿肥红瘦,可是我可能会这么写:北回归线附近的大陆东岸因为季风洋流等影响而四季如春,而我的家乡就在亚欧大陆东岸,北回归线穿过,因此“我的家乡四季如春”。语文老师都不知道要给0分好,还是给0分好。

还有一件事情一直被嘲笑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某次考试诗歌鉴赏李白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题目是:“三千丈”用了什么表达手法,目的是什么。答案好像是用夸张来表达作者的惆怅之类的,而我的回答是:用夸张的手法表达了白发的长……而我一直认为标准答案的逻辑跳跃了,我的答案才是对的。正如你无法通过豌豆实验现象直接就得出背后基因表达的原因一样,你不能通过白发三千丈的现象直接得出惆怅之原因。

[这里似乎应该再写一段,算了省略号代替……]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一个顽固派。

知其不可而为之

人总是有点不满足现状的天性,当然还有一句话,能者多劳。于是我发现这个学期我又给自己安排了很多事情来做。当然首要的还是两门外语考试:GRE和TOEFL。去年在选课的时候就考虑好了今年要考G和考T,因此把去年的专业课程安排的很紧密。这学期我就只需要从星期三上到星期五了,一周作三休四,当然休的时间给了英语。

于是就快过了半个学期,一直把GRE和专业课放在top 2的priority,慢慢在前进,不管是效果明显不明显。第一次课内课的几乎全都去上,而且作业也做的很认真(唯一一次翘课就被点名,于是再次证明了我是不能靠运气来生活的,若非是100%的把握否则也要失败)。GRE的单词挺难背的,现在过了2个多月才完成了1/3,真不知道最后能完成不。阅读还在起步,作文下星期就要上机考了,但是才写了10篇左右,忐忑中。不过好的是,一直按照PDCA(Plan, do, check, action)的环在走,在调整中不断地心理暗示,既明确方向又给自己信心。 Read more

IVEY case的总结

好像9月底的时候看到IVEY和可口可乐中国合办的这次案例分析大赛,应该算是等级比较大的比赛了。去年等级不够高不敢参加,今年鼓鼓勇气,还是决定报名了。从决定一开始我就想让这次的比赛变得different,至少对于我来说,但是对于我的teamates我就不得而知了。大一班级版聚的时候见到了JJ,于是有了找非管院的人来丰富大家思维的想法。管院的人案例做多了,思维也定势了,希望JJ能带来一些新的思想吧。其次,也对我是一个挑战,如何能够协调不同思维的组员。于是跟JJ出来谈了一次,定下了。第二个人我基本就选定pp了,至少我还是很信任她的,队伍再怎么有新思想最基本做事情的人还是要有的。还有回想起去年的管理创新大赛,没有叫ELF让我后悔了好一阵。ELF的人是很好相处的,后来也没想到她的ppt做的这么好^.^于是队伍就这么组起来了。 Read more

Renew quick

说恢复了可能还为时过早。哪有一天就恢复正常了呢?早上出门自修,仍然效率不高,好歹是一个好的开始恩。

晚上的时候跟老爸通了蛮久的电话的。momo爸爸~工作很累,跟我一样^_^(好像应该反过来说我跟爸爸一样累)。家族的遗传的性格还是流传到了我身上,不惮于揣度别人的恶意,害人之心没有,防人之心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有……最近又发现了一点,不知道怎么总结。过分强调整体性?就是凡事总是从最宏观的角度出发去把握,在一个框架内去填内容。从来不流水帐地做事情,自然而然地做出来。有的人,一开始的目标可以没有,但是做着做着就明确了。而我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根本没办法下手。IVEY的case是如此,Biz Plan是如此,Field trip也是如此。例如Field trip,查查公司的背景,然后去chain store看一看就好了么,可是我就是开始不了。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要查公司的背景,我要得到什么?去chain store我要找什么,对我的report有什么帮助,如果没有让我想明白这些事情我却一直在踌躇不前。Biz Plan我则比较清晰,安排了第一次大家先写Part I to IV,作为一个基本的地基定下来才来写后面的finance & risk等等。但是总归要让我想明白我做这件事情的目的是干嘛,对我整体的帮助在哪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