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记忆

计划的坏处

好久没有打开Evernote写点东西了。今天很偶然地打开了手机app, 发现Evernote里存这一篇只写了标题的随笔,就叫《计划的坏处》。我揉揉太阳穴,怎么也想不起我是在什么情形下写下了这个标题。算了,我本来记忆力就不咋地,时过境迁就不再追究了,不如顺着这个题目写点什么吧。

说到计划的坏处,当时的我一定有一大堆的苦水要吐,少说也有三五点。神奇的是我现在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就算现编也没什么灵感。好呗,我这猪脑。

所以我只能分享下我最近的研究成果《四维空间吞噬日常用品的研究——基于田野调查的证据》。文章主要通过对一个家庭的调查,发现日常用品的遗失很可能是由于被四维空间所吞噬,并提出了未来研究的方向。四维空间大家并不陌生,在那遥远年代的蓝色空间号 v. 水滴战役中,四维空间就展现了它跨越普通三维空间的神力。但是没有人意识到它其实就存在于我们身边。很好理解,四维空间是充满于整个宇宙的,所以也存在于我们身边。所以,有时候找不到东西,那它是被四维空间所吞噬了。而后来这个遗失的东西又神奇地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那是四维空间的高维搬运的效果。

我说完了。

星星闪烁的声音

最近一段时间,不时有一些奇怪的景象跳进我的脑海,场景是很久很久以前呆过的地方,故事情节如鬼魅一般闪现,然后又忽然不见了。比如昨夜11点半送走来我家作客的朋友之后,突然浑身都没了力气,于是到浴室里打开淋浴的莲蓬头,把水温开到最滚烫,闭着眼睛让水从头顶冲下,顺着脸颊流下。这时候我突然看见某个夜晚宿舍熄灯后,我从下铺爬到上铺,然后钻进被子里开始哭,过了一伙掀开被子往外一看,头顶是空旷的深黑夜空,星辰满天,迢迢银河斜跨过整个穹顶。睁开眼睛的时候,透过水帘我看到的还是纯白色的浴帘。

夜晚看星星也许是人所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情。躺在面朝深蓝大海的半山上,丢开城市的灯火,只有微亮的星光闪耀。我指着参宿四和参宿七说,看那几颗星星这么亮,大概就是北斗七星了吧。你能想象吗,这些星星其实跟太阳也是一样的发光发热,甚至比太阳还要大还要亮,只是离我们太远了才变成这么一个点。我拿着望远镜一个一个星星地看。每个星星在望远镜里跟肉眼看到的都是一样,闪着亮白的光。我没有转头看你,你不发一语,已经靠在我肩头睡去。 Read more

金中 135

若非微博上的热门话题,我也许都不知道竟然已经是母校 135 岁生日了。各地校友会纷纷拍视频写缅怀的文章表示祝福,而我却开始感叹时间的流逝。

闭上眼睛努力回想了下,第一次踏入金中,那已是整整十年以前的事情了。那一刻根本没有想象过这座掩映与绿树丛中的学堂会在我成长的经历中写下多么深刻的一笔。然而此时我却不想回忆,不能回忆,不敢回忆,因为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日升日落。 Read more

庆云的坐标

庆云最后的狂欢from庆云

邯郸路以南,政肃路以北,国年路以西,国权路以东,有一条步行街,步行街上有一家店,在我进大学的那一年是阿康烧烤,一串羊肉5毛钱。没多久阿康烧烤就搬走了,那家店开成了茶风暴,不久变成了熏肉卷,然后旁边卖起了鸡蛋灌饼。最近一次去,已经变成呛司奶茶了。呛司奶茶究竟是啥东西,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太难听了,呛死奶茶,还不如叫街客,英文名Joker,就是扑克里的大小怪!庆云书店跟上面说的换了好几个口味的店其实没毛关系,或者说有那么一点点关系:那就是庆云一直就在这家流水店的对面——嗯,斜对面,还要再走两步路。

Read more

记忆刻度

前言:从家里的草稿纸中突然翻出很普通的一片,很潦草地涂着几个字:“记忆刻度”。几段文字应该是07年上半年最低落的时候写的吧。时间能慢慢抹去,再不记下来连只言片语都不见了。

粗糙的封面,粗糙的内页,抚摩着便像盲文似的能够读到书里面的字。作者好像站在身后,捧着一杯热茶(抑或是卡布奇诺),很欣慰地看着他的读者,狡黠地“剪下一段我的精神和意志嵌进”我的空白意志里。

呆呆看着时针,分针,秒针,一下一下的敲打记忆的表面,不知不觉已经把记忆的碎屑敲了下来。我从哪里才能找回记忆碎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