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围棋说起

碎碎念一些感悟,听过一笑而过即可。

(一)

来说说围棋的战略。布局时行棋主要下在棋盘的三线或四线(即棋盘边界的距离)。三线取实地,四线重外势,并无优劣之分,只是棋手风格使然,棋手也自然分成“实地派”和“外势派”。

若开局埋头捞金角银边,马上就能获得不少目数,落袋为安,但新手往往捞完实地后发现对手已经筑起一道厚厚的墙,棋盘中腹拱手让人了,实在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然而注重外势也不是那么好下的,初学也经常发现,这个外势的墙怎么围都漏风,中腹围不成反而大龙被杀。本来踏踏实实地围空只是输赢几个目数的距离,这下变成溃败。

但是,上面这段话也可以换种讲法。

埋头捞实地,虽说可能会将对手的外势撞厚,然而目数的所得也是实实在在的。接下来在对方外势中冲撞搜刮,让对手无法安定地围空,兑现了布局时的领先优势,此乃先捞后洗的招法。而注重大模样而非一城一池的得失,本身就是围棋的原意,赢棋是自然的,输棋就是执行不到位。

这个所谓实地和外势的分析,听着非常的玄奥。您能不能用这个理论给我分析下,这下一步应该下在三线还是四线呢?其实分析来分析去,最后还是看捏着棋子或者握着鼠标霎那的感觉,心一抖就落子了。

 

(二)

有人说围棋充满了人生智慧,讲究阴阳调和,平衡与取舍,感觉学好了围棋就天人合一了。

常常有小文拿围棋的战略战术来比喻人生。例如要拥有良好的全局观,在局部激烈战斗的时候,可以适当抬头看看是否有更大的战场,脱先抢占,甚至弃子以获取更大的优势。人生中也常常有这样的时刻。人是有惯性的,比如工作一旦忙起来,会不由自主延续固有的工作方式,貌似一件一件任务完成,越来越娴熟,越来越得心应手,但只不过是变成了一个熟练工罢了。至于这个“熟练工”的技能会真正产生多大的价值,倒是忙的没空去想。你可以每个局部都跟对手拼力量拼死活,但最终可能也就是得两目或者劫活;或者转身布局竞争不是那么激烈的“蓝海”,事半功倍。

我也时常感应到围棋和人生的种种美妙的对应关系。但是理性总是告诉我,不要太过于高看这种似是而非的鸡汤比喻。

因为,平衡本身已经就是最大的原理。而原理距离应用,还差十万八千里。

在某一个特定的领域,看的还是实打实的对规律的掌握。围棋现在据说最强的人类是柯洁,对手赞扬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均衡 ”。既不像古力那样喜欢围大模样,也不像芈昱廷那样“过于极端,大局不行”(老聂说的,我可没有资格评论人家)。然而这实力却不是因为他“注意均衡”,而是实实在在训练出来的,是做过无数死活、对棋型变化的理解、强大的20步开外计算力……这些具体而细碎的。

可听说过1万小时定理?说的是一项技能,无论是围棋、钢琴演奏还是商业技能,大师们在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之前,平均花费了1万小时的练习时间。1万小时是什么概念呢?假设每天花10小时,不到3年便可以达到大师的水平!听起来是不是并没有那么困难呢。可是为什么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大师呢?再看看自己,在多少事情上花费了远远超过1万小时,然而?那些从小到大读了十几年的英语,在国外可还能通行无阻;那码了那么久的字,每每临要落笔前还是比难产还痛苦;那日日夜夜加班加班加点赶出来的工作,可有真的让你变成行业专家……

这里的关键在于“刻意练习”。如果低级重复1万小时的内容,那只能培养出一个技能熟练工,无法成为真正精通。刻意练习需要有针对性地记忆、分析、练习、反馈。围棋的刻意练习需要从背诵定式开始,把局部的变化穷举记忆,做大量的死活题,主要是训练算力。

算力和记忆力其实并非先天的因素,跟方法有很大的关系。人类记忆和计算靠的是模块化,不是靠一步一步暴力拆借。第一次接触魔方的人看到六个面五十四个色块,打乱之后似乎是一种随机分布的,如果一直想着要把某一块色块转到一个正确的地方,这是永远还原不了的——因为单面色块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模块单元。想要通过单一色块入手解决问题,就像奢望用有限的加减乘除来做积分一样徒劳无功。所以初学魔方是怎么学的:背诵转动模式,就是暴力列举。同理初学积分怎么学的:背诵常用函数的积分公式啊,一个一个背下来,然后再组合。

看似最笨的办法,其实是唯一的捷径。

 

(三)

事情可以按照紧急程度和重要程度分为四种,经常有人说不要老是埋头干紧急的事情,而要干重要的事情。围棋也要讲究“急所”和“大场”。一些定式里存在一些公认的非走到不可的地方,如果不走到这些急所而脱先,严重的话这个局部可能就死掉了。

然而,阿法狗又一次,通过科学的方式,告诉我们,并没有严格的紧急而不重要,还是重要而不紧急的事情的区别,这只是抵抗人类思维惯性的一种说辞罢了。看阿法狗的棋(特别是阿法狗内战的几盘),有一个感觉,狗什么棋都可以脱先,一块棋也不需要早早走成活棋(僵尸流……)。这在以前会认为是AI的弱点,现在阿法狗最后也都赢了,这个震动还是比较大的。可以看出AI思维里并不存在路径依赖,并不会因为前几步棋下在哪里,下的次序如何而得出不同的分析结果。每一步似乎都是将棋盘的静态状态输入进行计算。如果阿法狗在一个局部跟着应了,那说明阿法狗经过全局计算后,还是觉得这个局部对抗的价值最大;如果阿法狗舍弃一个急所脱先,说明他觉得另外的地方的价值更大,就算这个局部坏了甚至死了,那就搞个大转换好了。

换句话说,如果一件事情现在做是价值最大化的,那么它就是一件更“紧急且重要”的事情,其他事情相比而言都是不足够紧急且重要的事情。

神啊,请告诉我这个全局价值函数究竟是什么吧!

 

(四)

要是围棋也引入战争迷雾的概念,那应该会成为另一种好玩的游戏!

打过星际魔兽、DOTA、王者农药的都知道战争迷雾。我方只能看到己方部队视野范围内的战场,对于视野外对手的行动一无所知。因此战略战术将更多元且充满随机性。可能需要浪费一些必要的资源来对对手进行侦察和反侦察,在发展经济、进攻、防守;打野,抓野之间合理分配。

围棋可以怎么弄呢?最好利用电脑,双方看到的棋盘是不一样的,自己只能看到己方棋子临近2个交叉点的情况 (即菱形的11个点),没有自己棋子的地方是被战争迷雾笼罩,不知道上面是否有棋子的。如果棋下的地方已经有对方的棋子存在,则该落子无效并由对手继续行棋(失去一个子)。允许自杀。这样很可能你走一步,对手走一步完全都不知道在哪里,就像京剧《三岔口》一样,两眼一抹黑。什么飞啊一间夹啊就都很困难了。主要是在布局不能只下在自己看得见的地方,需要“浪费”一些步数去黑暗中做侦察,也可以故意排布一些棋子在对方可能进攻的选点上,故意“撞”对方的棋子,使得对方失去先手。

再复杂一点,棋盘也不一定要是19×19,可以是X型的。或者每个点的目数不一定相等,可以在棋盘初始化的时候,随机定下几个点是“天之遗迹”,谁占领了这些点,就会获得额外的目数奖励,像Lost Temple地图中间的泉水一样。那么在行棋的过程中,可能还会产生对“天之遗迹”的探索和争夺战。

这更有生活的真实感。现实中,别人在干的事情哪里会完全透明地展示,哪里存在定死的战场呢?

  1. 暂无评论

  1. 没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