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理想主义

少出些规范,多给些空间

(一)

最近有关部门推出三个规范,分别是:

  • 《基金管理公司绩效考核与薪酬管理指引》,规定到多细呢,比如绩效奖金要拿出不低于40%递延三年,当年奖金的20%以上要买自己公司的基金,还要50%以上买权益性基金。
  • 《保荐业务工作底稿目录细则》,规定到多细呢,类似“投资性房地产”的底稿要怎么写。
  • 《保荐协议(示范文本)》,规定到多细呢,正文18条,跟一个公司法务出的模板一样,只留了一些【】让你填上甲乙方和费用金额。

拍案惊奇,这都要规定。

 

(二)

最强大的力量来源于人的内在,也可以称之为主观能动性。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解决自身问题的能力,有他分析、应对的方法。

一个人的学习过程便是发挥主观能动性的过程。一个老师外在地规定好你怎么读、做什么题、背诵什么内容,这个老师可以把这些动作规定细化到不需要学生做什么思考,即便你不理解,没关系,照做就好。这样的学生,与其说他是一个人,不如说他就是一台机器。可是作为一台机器,又永远没有电脑和机器人干得好。

学生要理解吸收所学的东西。每一个学生都拥有理解能力的,但每个人一开始不理解的地方是因人而异的。这个东西只有学生自己努力才能找到,老师外在地施予统一的规范是不能解决每个学生切身问题的。

要实实在在提升一群学生的知识水平,那么作为老师的教学方法,需要把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调动起来,不是只做一台机器。

当然有人会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老师教学和学生学习并不是为了让一群学生增进知识。老师用“一刀切”的方式,规范到极致的指导消灭学生运用主观能动性对知识进行理解的尝试,只是为了考试。考试不是为了增进知识,只是一种筛选的工具。

这是一种流行的观点,但是可悲的,是走向死亡的。筛选的本质是非创造性的,它是附着于本来就存在的本体之上所做的分配优化。事物的发展变化,本体才是基础,本体自己的提升占九成,筛选的提升占一成。

筛选的本质是分配,而分配的本质是盗。相信分配至上的人是静态的,认为世界就这样了,停滞了,完成了,所有东西都已经存在,并被历史机缘分配到个人的手里,不会有新的东西和事情产生了,没有未被创造出来的东西。所有的行动和变化,无非是把现有的东西从谁的占有状态里转移到另外一个人的占有状态。无论这个出发点多么高尚,别人占有的这个东西的历史机缘被阐述得多么不堪,本质上,谈分配,都是把现有的东西从别人手里拿过来,这就是盗。

显然,分配也是不创造的。分配是通过其机制的优化带来的副作用,也就是主观能动性的提升进而带来创造性活动总量和效率的增加,才是创造新东西的原因。

创造性活动是本,分配是末。本末不能倒置。如果一个人的世界观是世界末日、历史终结,也没有希望创造出任何新东西了,只剩下你多我少的零和博弈(考虑到内部消耗,其实是负和博弈)。这样的世界是封闭的耗散系统,整个系统迟早走向衰亡和灭绝。这就是为什么说,只关注分配的逻辑是一种迈向死亡的逻辑。

况且,喜欢谈分配的人,从不问 Why me。作为个体,不做创造性活动,就琢磨着制定分配规则。凭啥轮到你?不流血不牺牲,这个分配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哟。

 

(三)

迈向欣欣向荣的创造性活动,不可能是由外部规范带来的。复杂性是世界的本质,当你认为你已经掌握了它所有规律的时候,恰恰是水开始溢出的时刻(run out of the box)。外部规范不可能对每一细节了如指掌,甚至把饭喂到你嘴里时,还要规定嚼几下才能下咽。有人希望给外部规范打补丁,用更细的分类来使这个规范更准确更恰当。比如细化规定饮料可以不嚼直接吞,米饭要嚼五次。那饮料里,珍珠奶茶的珍珠可不能不嚼,米饭里,还有稀饭和糯米饭之分……再扩展下去,规范不可能穷尽,而且规范越细,被规范的人越不可能完全记得,并以此作为自己行事的指挥棒。

唯有人的心智是可依靠的指挥棒。吃饭要嚼几下,就让吃饭的人自己决定可好,天然不需要外部规范来告诉你,只要信赖嘴巴的主人。只要他是自己想吃的,总能嚼得好;若他压根不想吃,有人命令他嚼,只能应付了事,味同嚼蜡。

要发挥主观能动性,需要的是非常用力地设计并维护好一个制度,保护让人发挥的空间。这才是“自由”的原生含义。自由不是毫不用力随遇而安,自由不是不存在任何反对。相反,自由等同于发挥的空间,是需要非常用力地破除那些限制发挥空间的结界,搭配上精妙设计的空间规则,用激励相容的方法引导主观能动性良性地发展。

自由这个词常常被异化了,变成西方价值的代名词,变成对坏事的保护伞,变成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特别是在市场经济、枪支自由、堕胎自由等议题下)。但自由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人的自主发挥空间就是人存在的意义,马克思都在为人类自由全面的发展而高呼,把人从资本的枷锁解脱出来,回归人类自由发展的本质。我们本不应当害怕使用这个词语。但为了避免对词汇的争议,我不会用“自由”这两个字,而是采用“发挥空间”指代它。

 

(四)

制度设计和创造性活动是个有趣的平衡。越是微观的层面,越要侧重于关注创造性活动;随着所涉群体规模的扩大,制度设计的重要性逐渐提高,制度设计活动的比重也逐渐提高;越是宏观的层面,制度设计越重要。

当你只考虑自己一个人就能做完的事情时,你只要专注地想事情本身如何做好,关注创造性活动本身怎么做。

当你带领一个小团队的时候,你开始不能仅仅想着要做什么事情,还要想着怎么合理安排团队来做。有的领导干活很厉害,但不会团队管理,经常自己亲自上手干活,把自己累得半死,团队其他人要么很闲,要么干得一坨屎。还有的领导喜欢抓细枝末节,看到有问题就批判,然后手把手改,最后想想算了,索性搬回来自己做。最后把团队成员的积极性都打击没了,只等领导发号施令,叫一下,挪一步。带这样的小团队时,领导既要会干活,还要会创造和保护一种团队都自主努力干好活的空间。

当你要管理一个集团公司、或者一个政区的时候,你应当把100%的精力都投入在制度设计上,他不能那么奢侈地把精力还投在研究具体操作性的事务上。

 

(五)

如何用力保护好个体的发挥空间呢?这是国家治理和企业治理者需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琢磨的问题。这是一个制度设计的问题。制度设计的最佳策略——不,应该说是唯一有效的策略就是从保护发挥空间着手。千万别埋头做 checklist 或者列举 dos & don’ts,那属于创造性活动的范畴。

  1. 这个系统是否有奖惩机制,让做得好的人受益,做的差的人吃亏。
  2. 这个奖惩机制里,是否以普通人的水平就能做到不被惩罚。
  3. 这个奖惩机制后果是否自然、符合普通人的直觉。Intuitive.
  4. 这个奖惩机制是否从理论上以及实际上能让做的好的人数量增加,做的差的人数量减少,形成正反馈循环。
  5. 这个奖惩机制是否有因果率的必然性。
  6. 这个奖惩机制是否有可操作性。

我们还是以吃饭为例,我们想要设计一个制度,鼓励人们吃饭,惩罚人们不吃饭,怎么设计?大自然帮我们设计好了:吃饭的人能活下去,不吃饭会死。这个制度就很好。生死很直接,因果律很必然,符合直觉,死亡会减少不吃饭的人,正向反馈,把这样的人保持在很小的比例上。

我们用思想实验,想象一种替代的制度,不吃饭的人不会死,但是作为惩罚要被扣10元钱。这个制度就非常烂。首先,不吃饭要扣钱就很反直觉;其次,有的人就是不care钱,你要拿他怎么样?(不要试图改变一个人的观点,用因果率的结果来给与反馈);第三,有的人不吃饭可能还有更高的收益,他会选择付了10元然后去做其他事情,这样无法达到减少这种人数量的效果;第四,有的人会想方设法假装吃饭,钻空子应付了事;第五,为了确保可操作性,还要额外设置一支监察队伍来看是否有人假装吃饭,那么为了这支监察队伍又得再设计一套制度来鼓励认真负责惩罚渎职,没完没了,到最后,这群人好好吃饭所带来的价值会被叠床架屋的监察制度吃干净了。

 

(六)

有人担心,你通过制度设计给了个体太多发挥空间,不怕坏人钻空子吗,那我还得设计出更多具体措施来把漏洞堵住。这种想法是比较简单的。因为正是因为一开始就采用外部规范的方式限缩了人的发挥空间,才出现了结界,才有所谓的”钻空子“。一个系统的制度设计得当,做的差的人自己就衰亡了,何来”钻空子“一说,人们只会说他求仁得仁。

还是用刚刚吃饭的例子。有人不吃饭,被罚了10元,但是他趁着别人吃饭自己不吃的时间挣了20元。我们说他”钻空子“。但如果有人不吃饭,死了,葬礼上收了20元的礼金。我们会说他钻空子吗?不会,我们会说他活该,人都没了拿了20元有什么用。

在良好的机制下,你不用去干涉、教育、批评一个人对不同事物价值的判断。有人认为财富重于生命,那么你不用苦口婆心地教育他、改变他。他自己做了这个”错误“的判断,就会衰亡,群体里这种人就会自行减少。这是一个理想制度的特点。

现实中,制度设计因各种现实因素的限制,无法完全达到理想制度的状态。但描绘理想并不是无意义的,它让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少出些规范,多给些空间,别爹味太重,以“都是为了你好”的名义。

对发挥空间的限缩只能由主体自己来做出。在行动之前他有甲乙丙丁各种选择可能性,他在这些可能性中做出决策甲方案,并采取行动,实质上就摒弃了除甲以外的其他可能性。这种决策和对行动空间的限缩只能由主体自主权衡、判断后做出,而不是被外部规范强行剪除。

而且,外部规范强行剪除了发挥空间后,还要说,这是帮助你自主健康发展。这就是刘擎教授所批判的概念魔术。

所谓“概念魔术”,就是一种对词语的异化。比如说自由当然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自由也是需要受约束的。战争的时候,安全秩序比自由重要,你就可以说,这是我们付出一点自由来换取安全,换取秩序。但你不要说,这没有压抑你的自由,我们是为了更高的自由,真正的自由。

2022年展望

我要和世界喝醉,我要和世界流泪,我要和世界伤悲

我要和世界约会,我要和世界沉淀,我要和世界改变

Bye bye 房地产的世界,Bye bye Internet 的世界

旅行团乐队在2019年发行的歌曲《bye bye》预言了2021年的情况。房地产进入保命时代,互联网中概股仍然在亏损,而股价因为变化无常的监管政策和增长乏力的双重作用大跌。要比惨,教育排第一,房地产排第二,互联网排第三。共同富裕和中国文化自信成为2021年主旋律。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还是得强迫症式地打开笔记本,写下“2022年展望”这几个字。一年365天过完,新的365天又要来临。好像自从负责国内企业的财务工作开始,到年底前后就会经常说这么一句话:“今年春节过年早……”。这几天在安排回款和审计工作的时候,也带上了这句话。实际上2022年的春节是2月1日, 已经算是比较早晚适中的日期了。然而习惯性以这句话开头,大约只是为了让人有些紧迫感罢了。

一个人,他有多接近于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取决于他能在多大程度上抵御异化、掌控自己。2022年的个人展望,就是回归自我可掌控的状态。今年就先不立 tangible 的 flag,说些虚的。

掌控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像一台跑了20万公里的一台车,有些零件叮叮当当地出问题。左眼持续不断地干疼,闭上眼总是有一块白色环形亮斑,查来查去除了慢性鼻炎和结膜炎也没有其他的病因。肝功能和血尿酸也不是特别好。这几个毛病靠药物也没办法快速消除,只有靠养生。养生也是一个需要意志力的活动,不能被欲望和热情所左右,需要控制。难怪古时会通过打坐、念经等方式来进行修养,通过外在强迫式的动作融天地之气,养身心之静。饮食清淡,作息节律,脑体结合,放宽心境。

掌控自己的精力。要管理的不是时间而是精力。一个人每天拥有24个小时来完成当天所需完成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每个小时都是等价的。精力不够的一小时,可能一件事情都做不完,而精力充足的一小时,可以完成多件事情。一个人一天的精力就像游戏里的法力值,每完成一件任务需要消耗一定的精力,而这件事情需要多少时间完成,反而并不是一个固定值。所以确保高效的关键在于管理精力而不是管理时间。确保在做事情的时候精力是充沛的,身体和脑力是强劲的;通过对身体的控制(“饮食清淡,作息节律,脑体结合,放宽心境”)恢复精力、储存精力、避免浪费。自己的精力是否充盈,可以靠内观来感受。

掌控自己的时间。我推崇“三分时间法”:管理者需要把自己的时间分成三份,一份给自己的下属,一份给外部的客户,一份留给自己要亲力亲为的专业领域的事务。这个时间管理方式也需要提起精力才行,因为有些事情并非我所擅长和喜欢,对精力的消耗就特别大,但又不得不做。

掌控自己的行事。一直挺反感一句话:“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要照着自己的本心行事,那本心就是对错。当然本心既是对错,也分善恶。萨特说“他人即地狱”,人不需要对他人负责,只需要对自己忠诚。而每一个他人,也需要对自己忠诚。这样才算是掌控了自己的行事。本心之善,在于接纳他人的地狱;本心之恶,在于非消灭他人地狱不可。

日常的科学:形式逻辑还原法

有时候学习一些新东西,花了好长时间看书练习,还是觉得效果不好,没有吃透。花的时间和精力也不少,浑浑噩噩地,进步却没多少。工作也是,加班加班加班,看项目看项目看项目,像反复玩无限关卡的游戏一样,打完一关又一关,每次只是收获了一句“恭喜过关,请准备下一关”,连打游戏的技巧都没有提高。

TVB剧《爱回家》里有一段很有意思。爷爷批评学渣金城安,怎么这么笨老是学不会。金城安说人各有长处,只不过恰好有人的长处是考试,而他的长处是玩游戏罢了。为了证明这一点,他提出要跟学霸熊心如比试玩游戏。金城安挑了一个他最近玩了好几百小时的游戏,而熊心如从来没有玩过这个游戏,她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用来熟悉游戏。

第二天,在全家人的见证下,金城安和熊心如开始了正式的比赛。经过激烈的比拼,出乎意料的是熊心如竟然赢了。熊心如是怎么做到的呢,她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上网查了各种攻略,记忆并计算一下背后的技术参数,然后再练习下几个有用的操作动作。最后的结果,一个晚上的聪明努力,胜过了几百个小时反复的重复。

连续剧中虽然有夸张的成分,但不可以否认的是,有些人在游戏上确实很有天分。顶尖选手比赛是神仙打架,绝大多数人玩游戏只是低水平地重复斗蛐蛐。所谓“天分”其实也不是完全神秘不可言的,归根结底是游戏中的即时判断——即时判断不同战术的优劣并做出决断。有时候说“大局观”和“预判”,都是基于对游戏规则和对手心理的深入理解,建立了科学的决策评价体系的结果。

做啥事情如果不带着点目的和方法,那跟咸鱼没啥区别。

人类知识的来源是什么,人类做判断和预测的准确性如何得到提高?

Read more

KPMG 离职信

2009年到2015年,6年整。这是我花在同一个地方时间最长的一次。结束的这一天的到来实在是突然,连我自己都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毕业第一个工作便是 KPMG 的审计,实在是人生和职业当中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也许你们没有意识到,在工作中一直强调 integrity 在商业世界中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情。一个成功的公司的标志,便是他生存无忧并能够有足够的闲暇来考虑道德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KPMG 无疑是成功的小社会。它有足够的 Luxury 让人们 focus on ethics and professionalism,而不是 profitability。你们让我在离开象牙塔之后还能够相信善良,相信真诚,相信规则,相信天真,相信未来,就算以后遇到黑暗也将成为我心中不灭的明灯。

Read more

理想主义的海鸥

理想主义的海鸥《海鸥乔纳森》

——“致真正的海鸥乔纳森,他就生活在我们中间”

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就是这只海鸥。正常的海鸥应该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盘旋于近海的上空,等待渔船的出现,等待渔夫撒下诱饵,成千上万的海鸥云集,围绕在渔船的周围,飞下去抢些小鱼小虾和面包屑。对于他们,吃是生活的意义。但是对于乔纳森来说,飞翔是远比吃更重要的一件事情。他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练习怎么更好地飞翔上,甚至忍受挨饿,因此他也并不受到鸥群的欢迎。陌生人嘲笑他,父母也为他担心,总是劝他能和别的海鸥一样,哄抢人类给的食物。乔纳森依旧走着自己的路,他学会了低空滑翔,学会用翼尖飞翔以达到极限速度,学会如何转动一根羽毛在高速飞翔中做出盘旋的动作。那是海鸥生来就并不注定拥有的技能,也证明了海鸥的生活不单单是吃,还有学习飞翔,享受飞翔,获得自由!带着成功的喜悦他回到鸥群中,却被长老以“不计后果,不负责任”为由流放到远方山崖。乔纳森依旧无悔。他拥有的飞翔技巧可以让他扎入水底几米的地方,这样也能吃到更多从来没有见过的鱼。他就这么一直飞翔着,从来也没想过要回到原来那个鸥群中。有一天,天空突然出现了两只海鸥,他们的飞翔技术丝毫不比乔纳森差。原来他们是要带乔纳森到他们的鸥群的,那是一群热爱飞翔,精于飞翔的鸥群,他能学到更多东西,不断完善自我,日臻完美……

第一次看这本书是在高三第一次模拟考后,最艰难的时刻,间歇性的绝望。但是我确定了自己的目标,高考只是我必须经历的其中一段过程。不管顶着周围多么大的压力都必须承受。有一天随手拿起这本书,用了1个小时一口气看完了,感觉里面的海鸥的就是我现在在走的路,于是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在低谷的阶段地拯救。

一年后我回头看当时的我,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理想主义者,同时也是十足的乐观主义。一直都很想收藏这本书,昨天拿包裹终于看到它了,情不自禁地笑。重新再看了两遍,很多东西还能记得,还能想起当初我的想法,但是感触却不再跟当初一样深刻。莫非当我意识到自己是理想主义的那个时刻就意味着理想主义的褪色?亦或者我已经不再年少?还是必须正在经历低谷才能有深刻感触?要记住:如果你不是神,那么就是魔鬼。

书籍豆瓣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23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