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胡言

让我再看看阳光

眼睛疼得不行,社区医院老说结膜炎给我开抗生消炎眼药水,然后就是叮嘱少看电脑和手机。这样一年过去,愈来愈疼,即使不看任何东西闭眼睡觉,醒过来的时候还是疼。怀疑眼睛里的细菌都死了好几遍了吧,还在结膜炎,不会是有其他病因吧。

拖了几个周末挂了个专家号去复旦眼耳鼻喉医院检查下。结果是玻璃体浑浊加眼疲劳,开了两种眼药水后,要每天2个小时看室外自然光。难道这眼病是被关出来的?

现在看病越来越线上化。原本拿着社保卡和病历本就可以挂号排队付费拿药,现在除了在微医上预约(这个步骤非必需了),到了医院还要关注这家医院的公众号,然后再公众号里做身份认证绑定医保卡,通过公众号挂号、付费、领号排队。这个过程中我都没去过挂号窗口和护士台,也没拿出来医保卡,直接从大门口走进去,坐到医生诊室门口,就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了排号屏幕上。开单付款的时候也不用掏出医保卡,在自助机器上扫描“随身码”就可以直接扣医保卡付款,自付部分再扫支付宝。比较反感的是机器旁边都有个穿着护士服的人,一直要推销“无感支付”,就是在“随身办APP”里线上办理一张交通银行信用卡然后绑定。这些穿着护士服的人,怀疑不是医院工作人员,而是银行销售吧。

不过线上化再加排队的优化,确实看病速度很快。排队20分钟,医生看病3分钟(返诊再花1分钟,开单),半个多小时就看完了眼睛。一看时间还早,就马上挂了个鼻炎的专家,3点半又把慢性鼻窦炎看好了。我原本对去三甲医院总有恐惧感,对排队印象深刻,半天排不了一个医生,要是做检查再返诊,那必须从早上耗到下午。现在一个下午1个半小时,作完两个检查看完两个病,而且周末门诊还开放,实在是效率又高又方便。

不过这都依赖公众号、随身办APP等功能。我在想,本来就眼睛就要瞎了,为了看这个眼科还要盯着小屏幕搞半天。不过周末分检的护士少了好多,靠自己摸索,我第一次都无所适从,四处晃了下,试了试才知道这后面的逻辑。比如挂号成功会给一个排号,但是这个排号并不是按照号码顺序进入排队系统,要再手机上点一下“签到”才开始排号。我能理解这个逻辑是要确保病患本人已经到达诊室门口可以随时听候叫号,但是在手机上点“签到”并不能确保物理上已经在诊室门口准备好啦。所以好多人没有点签到在傻等,又没有足够多的护士指导(眼见的“护士”还在推销办信用卡)。

这样的线上化,对于习惯于使用微信支付宝办事的人来说,非常方便。不过对于老人而言可能更困难,帮助了两个眼见无助的老人做了签到排名。昨天看到一篇文章,有的00后已经不用微信了,我在想,现在的00后是不是也很少独自去医院了。不过信息泄露的担忧更盛啊,排号系统上面滚动显示的竟然是病人的全名,没有做任何打码。现在个人信息的泄露,绝大多数来自公立机构的保护不善,而不是什么商家平台。公立机构的系统陈旧安全漏洞多,工作人员保护意识不强,没有对个人信息收集必要限度的意识,为了完成交办任务明文收集各种个人信息且不做加密和保护。而且线上付款的系统就通过一个二维码把医保账户都关联进去,还要办理信用卡做无感支付,怕了怕了。

抱了一堆药出了医院,感觉自己必须好好养生了。遵医嘱,在永康路上逛两个小时吧。看到自然的阳光,就要如夏花般绚烂,以后才能如秋叶般静美。

少出些规范,多给些空间

(一)

最近有关部门推出三个规范,分别是:

  • 《基金管理公司绩效考核与薪酬管理指引》,规定到多细呢,比如绩效奖金要拿出不低于40%递延三年,当年奖金的20%以上要买自己公司的基金,还要50%以上买权益性基金。
  • 《保荐业务工作底稿目录细则》,规定到多细呢,类似“投资性房地产”的底稿要怎么写。
  • 《保荐协议(示范文本)》,规定到多细呢,正文18条,跟一个公司法务出的模板一样,只留了一些【】让你填上甲乙方和费用金额。

拍案惊奇,这都要规定。

 

(二)

最强大的力量来源于人的内在,也可以称之为主观能动性。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解决自身问题的能力,有他分析、应对的方法。

一个人的学习过程便是发挥主观能动性的过程。一个老师外在地规定好你怎么读、做什么题、背诵什么内容,这个老师可以把这些动作规定细化到不需要学生做什么思考,即便你不理解,没关系,照做就好。这样的学生,与其说他是一个人,不如说他就是一台机器。可是作为一台机器,又永远没有电脑和机器人干得好。

学生要理解吸收所学的东西。每一个学生都拥有理解能力的,但每个人一开始不理解的地方是因人而异的。这个东西只有学生自己努力才能找到,老师外在地施予统一的规范是不能解决每个学生切身问题的。

要实实在在提升一群学生的知识水平,那么作为老师的教学方法,需要把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调动起来,不是只做一台机器。

当然有人会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老师教学和学生学习并不是为了让一群学生增进知识。老师用“一刀切”的方式,规范到极致的指导消灭学生运用主观能动性对知识进行理解的尝试,只是为了考试。考试不是为了增进知识,只是一种筛选的工具。

这是一种流行的观点,但是可悲的,是走向死亡的。筛选的本质是非创造性的,它是附着于本来就存在的本体之上所做的分配优化。事物的发展变化,本体才是基础,本体自己的提升占九成,筛选的提升占一成。

筛选的本质是分配,而分配的本质是盗。相信分配至上的人是静态的,认为世界就这样了,停滞了,完成了,所有东西都已经存在,并被历史机缘分配到个人的手里,不会有新的东西和事情产生了,没有未被创造出来的东西。所有的行动和变化,无非是把现有的东西从谁的占有状态里转移到另外一个人的占有状态。无论这个出发点多么高尚,别人占有的这个东西的历史机缘被阐述得多么不堪,本质上,谈分配,都是把现有的东西从别人手里拿过来,这就是盗。

显然,分配也是不创造的。分配是通过其机制的优化带来的副作用,也就是主观能动性的提升进而带来创造性活动总量和效率的增加,才是创造新东西的原因。

创造性活动是本,分配是末。本末不能倒置。如果一个人的世界观是世界末日、历史终结,也没有希望创造出任何新东西了,只剩下你多我少的零和博弈(考虑到内部消耗,其实是负和博弈)。这样的世界是封闭的耗散系统,整个系统迟早走向衰亡和灭绝。这就是为什么说,只关注分配的逻辑是一种迈向死亡的逻辑。

况且,喜欢谈分配的人,从不问 Why me。作为个体,不做创造性活动,就琢磨着制定分配规则。凭啥轮到你?不流血不牺牲,这个分配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哟。

 

(三)

迈向欣欣向荣的创造性活动,不可能是由外部规范带来的。复杂性是世界的本质,当你认为你已经掌握了它所有规律的时候,恰恰是水开始溢出的时刻(run out of the box)。外部规范不可能对每一细节了如指掌,甚至把饭喂到你嘴里时,还要规定嚼几下才能下咽。有人希望给外部规范打补丁,用更细的分类来使这个规范更准确更恰当。比如细化规定饮料可以不嚼直接吞,米饭要嚼五次。那饮料里,珍珠奶茶的珍珠可不能不嚼,米饭里,还有稀饭和糯米饭之分……再扩展下去,规范不可能穷尽,而且规范越细,被规范的人越不可能完全记得,并以此作为自己行事的指挥棒。

唯有人的心智是可依靠的指挥棒。吃饭要嚼几下,就让吃饭的人自己决定可好,天然不需要外部规范来告诉你,只要信赖嘴巴的主人。只要他是自己想吃的,总能嚼得好;若他压根不想吃,有人命令他嚼,只能应付了事,味同嚼蜡。

要发挥主观能动性,需要的是非常用力地设计并维护好一个制度,保护让人发挥的空间。这才是“自由”的原生含义。自由不是毫不用力随遇而安,自由不是不存在任何反对。相反,自由等同于发挥的空间,是需要非常用力地破除那些限制发挥空间的结界,搭配上精妙设计的空间规则,用激励相容的方法引导主观能动性良性地发展。

自由这个词常常被异化了,变成西方价值的代名词,变成对坏事的保护伞,变成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特别是在市场经济、枪支自由、堕胎自由等议题下)。但自由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人的自主发挥空间就是人存在的意义,马克思都在为人类自由全面的发展而高呼,把人从资本的枷锁解脱出来,回归人类自由发展的本质。我们本不应当害怕使用这个词语。但为了避免对词汇的争议,我不会用“自由”这两个字,而是采用“发挥空间”指代它。

 

(四)

制度设计和创造性活动是个有趣的平衡。越是微观的层面,越要侧重于关注创造性活动;随着所涉群体规模的扩大,制度设计的重要性逐渐提高,制度设计活动的比重也逐渐提高;越是宏观的层面,制度设计越重要。

当你只考虑自己一个人就能做完的事情时,你只要专注地想事情本身如何做好,关注创造性活动本身怎么做。

当你带领一个小团队的时候,你开始不能仅仅想着要做什么事情,还要想着怎么合理安排团队来做。有的领导干活很厉害,但不会团队管理,经常自己亲自上手干活,把自己累得半死,团队其他人要么很闲,要么干得一坨屎。还有的领导喜欢抓细枝末节,看到有问题就批判,然后手把手改,最后想想算了,索性搬回来自己做。最后把团队成员的积极性都打击没了,只等领导发号施令,叫一下,挪一步。带这样的小团队时,领导既要会干活,还要会创造和保护一种团队都自主努力干好活的空间。

当你要管理一个集团公司、或者一个政区的时候,你应当把100%的精力都投入在制度设计上,他不能那么奢侈地把精力还投在研究具体操作性的事务上。

 

(五)

如何用力保护好个体的发挥空间呢?这是国家治理和企业治理者需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琢磨的问题。这是一个制度设计的问题。制度设计的最佳策略——不,应该说是唯一有效的策略就是从保护发挥空间着手。千万别埋头做 checklist 或者列举 dos & don’ts,那属于创造性活动的范畴。

  1. 这个系统是否有奖惩机制,让做得好的人受益,做的差的人吃亏。
  2. 这个奖惩机制里,是否以普通人的水平就能做到不被惩罚。
  3. 这个奖惩机制后果是否自然、符合普通人的直觉。Intuitive.
  4. 这个奖惩机制是否从理论上以及实际上能让做的好的人数量增加,做的差的人数量减少,形成正反馈循环。
  5. 这个奖惩机制是否有因果率的必然性。
  6. 这个奖惩机制是否有可操作性。

我们还是以吃饭为例,我们想要设计一个制度,鼓励人们吃饭,惩罚人们不吃饭,怎么设计?大自然帮我们设计好了:吃饭的人能活下去,不吃饭会死。这个制度就很好。生死很直接,因果律很必然,符合直觉,死亡会减少不吃饭的人,正向反馈,把这样的人保持在很小的比例上。

我们用思想实验,想象一种替代的制度,不吃饭的人不会死,但是作为惩罚要被扣10元钱。这个制度就非常烂。首先,不吃饭要扣钱就很反直觉;其次,有的人就是不care钱,你要拿他怎么样?(不要试图改变一个人的观点,用因果率的结果来给与反馈);第三,有的人不吃饭可能还有更高的收益,他会选择付了10元然后去做其他事情,这样无法达到减少这种人数量的效果;第四,有的人会想方设法假装吃饭,钻空子应付了事;第五,为了确保可操作性,还要额外设置一支监察队伍来看是否有人假装吃饭,那么为了这支监察队伍又得再设计一套制度来鼓励认真负责惩罚渎职,没完没了,到最后,这群人好好吃饭所带来的价值会被叠床架屋的监察制度吃干净了。

 

(六)

有人担心,你通过制度设计给了个体太多发挥空间,不怕坏人钻空子吗,那我还得设计出更多具体措施来把漏洞堵住。这种想法是比较简单的。因为正是因为一开始就采用外部规范的方式限缩了人的发挥空间,才出现了结界,才有所谓的”钻空子“。一个系统的制度设计得当,做的差的人自己就衰亡了,何来”钻空子“一说,人们只会说他求仁得仁。

还是用刚刚吃饭的例子。有人不吃饭,被罚了10元,但是他趁着别人吃饭自己不吃的时间挣了20元。我们说他”钻空子“。但如果有人不吃饭,死了,葬礼上收了20元的礼金。我们会说他钻空子吗?不会,我们会说他活该,人都没了拿了20元有什么用。

在良好的机制下,你不用去干涉、教育、批评一个人对不同事物价值的判断。有人认为财富重于生命,那么你不用苦口婆心地教育他、改变他。他自己做了这个”错误“的判断,就会衰亡,群体里这中国男人就会自行减少。这是一个理想制度的特点。

现实中,制度设计因各种现实因素的限制,无法完全达到理想制度的状态。但描绘理想并不是无意义的,它让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少出些规范,多给些空间,别爹味太重,以“都是为了你好”的名义。

对发挥空间的限缩只能由主体自己来做出。在行动之前他有甲乙丙丁各种选择可能性,他在这些可能性中做出决策甲方案,并采取行动,实质上就摒弃了除甲以外的其他可能性。这种决策和对行动空间的限缩只能由主体自主权衡、判断后做出,而不是被外部规范强行剪除。

而且,外部规范强行剪除了发挥空间后,还要说,这是帮助你自主健康发展。这就是刘擎教授所批判的概念魔术。

所谓“概念魔术”,就是一种对词语的异化。比如说自由当然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自由也是需要受约束的。战争的时候,安全秩序比自由重要,你就可以说,这是我们付出一点自由来换取安全,换取秩序。但你不要说,这没有压抑你的自由,我们是为了更高的自由,真正的自由。

2022年展望

我要和世界喝醉,我要和世界流泪,我要和世界伤悲

我要和世界约会,我要和世界沉淀,我要和世界改变

Bye bye 房地产的世界,Bye bye Internet 的世界

旅行团乐队在2019年发行的歌曲《bye bye》预言了2021年的情况。房地产进入保命时代,互联网中概股仍然在亏损,而股价因为变化无常的监管政策和增长乏力的双重作用大跌。要比惨,教育排第一,房地产排第二,互联网排第三。共同富裕和中国文化自信成为2021年主旋律。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还是得强迫症式地打开笔记本,写下“2022年展望”这几个字。一年365天过完,新的365天又要来临。好像自从负责国内企业的财务工作开始,到年底前后就会经常说这么一句话:“今年春节过年早……”。这几天在安排回款和审计工作的时候,也带上了这句话。实际上2022年的春节是2月1日, 已经算是比较早晚适中的日期了。然而习惯性以这句话开头,大约只是为了让人有些紧迫感罢了。

一个人,他有多接近于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取决于他能在多大程度上抵御异化、掌控自己。2022年的个人展望,就是回归自我可掌控的状态。今年就先不立 tangible 的 flag,说些虚的。

掌控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像一台跑了20万公里的一台车,有些零件叮叮当当地出问题。左眼持续不断地干疼,闭上眼总是有一块白色环形亮斑,查来查去除了慢性鼻炎和结膜炎也没有其他的病因。肝功能和血尿酸也不是特别好。这几个毛病靠药物也没办法快速消除,只有靠养生。养生也是一个需要意志力的活动,不能被欲望和热情所左右,需要控制。难怪古时会通过打坐、念经等方式来进行修养,通过外在强迫式的动作融天地之气,养身心之静。饮食清淡,作息节律,脑体结合,放宽心境。

掌控自己的精力。要管理的不是时间而是精力。一个人每天拥有24个小时来完成当天所需完成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每个小时都是等价的。精力不够的一小时,可能一件事情都做不完,而精力充足的一小时,可以完成多件事情。一个人一天的精力就像游戏里的法力值,每完成一件任务需要消耗一定的精力,而这件事情需要多少时间完成,反而并不是一个固定值。所以确保高效的关键在于管理精力而不是管理时间。确保在做事情的时候精力是充沛的,身体和脑力是强劲的;通过对身体的控制(“饮食清淡,作息节律,脑体结合,放宽心境”)恢复精力、储存精力、避免浪费。自己的精力是否充盈,可以靠内观来感受。

掌控自己的时间。我推崇“三分时间法”:管理者需要把自己的时间分成三份,一份给自己的下属,一份给外部的客户,一份留给自己要亲力亲为的专业领域的事务。这个时间管理方式也需要提起精力才行,因为有些事情并非我所擅长和喜欢,对精力的消耗就特别大,但又不得不做。

掌控自己的行事。一直挺反感一句话:“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要照着自己的本心行事,那本心就是对错。当然本心既是对错,也分善恶。萨特说“他人即地狱”,人不需要对他人负责,只需要对自己忠诚。而每一个他人,也需要对自己忠诚。这样才算是掌控了自己的行事。本心之善,在于接纳他人的地狱;本心之恶,在于非消灭他人地狱不可。

追忆互联网精神

2005年,生长于省尾国角的我,通过QQ群遇到了一群无私而热情的志愿者师兄师姐。他们在填报大学志愿的人生大事上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毫无保留地介绍各地的风土、各个大学的特点和优势、各个学科究竟在读什么。在接受志愿咨询后,我才知道埋头苦读12年的我究竟有多不了解这些“常识”性的知识。最终我走出岭南来到上海求学,找到自己心仪的学校和专业。次年,我以师兄师姐为榜样,和xoyo, JJ, 小猫, 斧头等一群相似的人一起成为高考志愿咨询志愿者,给下一届的师弟师妹传承志愿咨询的传统,让每个人都有获得信息的权利。

当时,我们无私的分享自己的真实所见所闻,我们发自内心告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接收到资讯的人,内心充满了感激。

2006年,我成为日月光华BBS经济学版和IQ版版主。在日月光华BBS,版主是一个苦差事,是为版友服务的。需要每日参与版面讨论,及时x掉刷屏水文,阻止无意义的辱骂,保证版面讨论质量;用ANSII画出有特色的精华区,把有趣的讨论做成合集编入精华区。作为一个非经济学的人,能够被批准成为上海最高学府之一的经济学版版主,无论出身,只要为经济学版做出贡献即可。

当时,我们没有头衔没有官职,只有最后卸任的时候获得版友的一声感谢。

2007年,我在燕曦BBS开了 lin****** 个版。在BBS上认识了很多人至今都是很好的朋友,w******d, e****o, s***s……我们不仅仅分享信息,还分享个人的故事和心情。

当时,我们不仅仅是网上的代号,而且是有血有肉的人。

2011年,我终于有了独立个人博客网站,而今已满十周年。

那是互联网的古典时代。平等、开放、自由、分享的互联网精神,我很怀念。

 

© 2011-2021 goforit, 10th anniversary 

 

 

不期而遇

相隔1200公里的两地,穿越山川隧道,跨过河流桥梁,北方的夏天也是绿油油的,甚至粘乎乎的。这个以干燥和雾霾出名的城市,用上海的方式迎接了我。连续几天的时雨时歇,洗净了空气中的浮尘,反倒让我无所适从起来。

靠在车窗上,只记得撸串的情景。吃烧烤是住宿学生的特权,不管是住家或者是成家后,和朋友吃烧烤成了一种奢侈品。烧烤不能是一串一串点的,一手一把,一把几十串,握在手里像火把一样,肉滋滋地冒着油星,放纵的罪恶。

我说话的时候,一边说一边自己笑得不停,然而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烧烤,认真地研究怎么把它从木棍上干净地分离下来,好像我在说给那些羊在听。羊听完就跑到我肚子里,变成我肚子里的蛔虫,这样我就算不用讲它也能知道了。讲得累了,直接躺下眯着就好了。境遇是可遇不可求的。反而若是刻意安排的相遇,难免在见面的时候觉得过于用力。用力地对视,用力地抓住注意力,用力地感受到自己的用力。时间,地点,方式都按照计划定好了,那就是开会了。脱轨之后的相撞才是相逢,相逢之后也不要再想下一次,如此便刚刚好。

马路上有奇奇怪怪的人,连马路本身也奇奇怪怪的。这条四车道大马路的中心隔离栏竟然延伸到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也就是说行人过马路的时候要用一种跨栏的姿势冲过去,虽然说99秒的时间足够让人尝试不同的跨栏动作。而酒店也在一个居民区里面,要穿过一个像干休所一样的大院才能看到酒店的正门,进了大院才发现大院是共享单车的停车场。除了摩拜和ofo之外,还有便利蜂单车。便利蜂这个无人零售公司,做出来的共享单车也感觉是要去买菜的。它的特点就是一个巨大的前车筐。这么说还不能准确描述出这个巨大,应该说它的前车轴就是个大筐,骑车的时候就是抓着前车筐左右两侧的小凸起来控制方向的。

反倒是地铁充满了熟悉感觉。北京、上海、成都的地铁车辆和车站的设计者都默契地采用了同一种风格,让人安心玩手机也不会觉得有抽离感。缺点是玩着玩着就坐过站。坐过站其实也无所谓,我经常地铁坐过站。最夸张的一次是在静安寺上了2号线,往广兰路方向坐。上了车困得不行了倒头就睡了。结果醒来的时候,听到地铁播音报站:本车开往广兰路方向,下一站是静安寺。乖乖,开了半天怎么地铁反而到了上一个站呢,鬼知道我睡过去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对诸如奇葩大会之类的辩论活动的批判

奇葩说从开播到现在我都没怎么看,主要是我对辩论活动并无好感。至于为什么我那么讨厌辩论可能跟我的个人经历有关,但简而言之,一切辩论赛/活动都是徒有其表,华而不实。虽然辩论标榜逻辑,但是和真正的严谨理性相差甚远。实际上,一名好的辩手是一个好的政治宣传家,而不是好的分析师、科学家、哲学家。

辩论无法对辩题做出有意义的分析。为了赢得辩论,双方辩手要对辩题做出对自己有利的解读,把战场划界为对自己有利的一方。可是这有什么不对的吗?问题就在于,如此辩论导致了话题的漂变,回避了真正困难的话题。例如论题为“网络游戏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反方可以通过话术把“网络游戏”引申为“网络游戏上瘾”,如此得出弊大于利的结论。可是这个结论有意义吗?啥东西上瘾不是弊大于利,抽烟上瘾损健康,吃饭上瘾会变胖,读书上瘾会变傻。弊大于利的是“上瘾” 而不是“网络游戏”。

反方接着列举弊端ABC,正方对应列举好处1234。根据4>3的小学数学,正方说综上所述利大于弊。反方说你的好处1234合起来都没有弊端ABC大,正方说合起来就是比ABC大。可是“大于”的标准在哪里,怎么定?通常1234和ABC都是不同范畴的事情,正方说网络游戏可以放松身心,反方说网络游戏上瘾会荒废身心,那么究竟应该怎么比较放松身心和荒废身心的效用,怎么归一化,怎么量化比较?

有人开始用统计数据来进行量化,正方列举某个统计结果,反方列举了另一个统计证据,这在审计中叫做“矛盾性证据”。出现矛盾性证据需要做什么?需要调和,英文叫做Reconcile,需要找到Common ground。矛盾是不存在世界上的,出现矛盾的唯一可能性是错误。要不是逻辑错误,要不是范畴错误,而且大多数情况是范畴错误。从根本上解决矛盾,并不能通过辩论中采用的办法,只是从表象上解决, 把对方的矛辩成茅,把盾辩成遁。

你需要正视反面的事实,制定统一的可证实证伪的规则,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操作。在没有规定好评价体系规则之前,列举的任何实例和论据都等同于耍流氓。可有哪个辩论赛最终能够Agree on an uniform methodology to quantify the impact? 辩题不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么,首先要确定“大于”是什么意思,首先明确“大于”不应该是个数的多少,而应该是程度的高低深浅。其次确定弊的程度和利的程度的量纲怎么定义,应当是一维的还是多维的。第三,如果出现多个弊端或者利好,且他们之间并非一维的关系,它们之间的叠加和抵消关系是如何。第四,随着空间和时间的变化,利弊的程度出现了变化,在不同空间和时间上如何进行比较……如果连定义“大于”都没有一致意见,辩论结果有何用?最终无非是谁大声(说的好听)谁赢罢了,人类的知识并没有增进,困惑也没有消解。

辩论运用逻辑作为工具,但是不是真正拥抱逻辑。辩手需要寻找对手逻辑的漏洞,以此为攻击点,然而这是一件非常肮脏的行为。因为,任何一段试图传达有效信息的命题都是片面的,可以被攻击的。没错,任何一句。只有一种命题是让人找不到漏洞的,那就是同义反复的废话。“A是A”这个命题具有先天的正确性,我可以把“A”替换为任意的概念,然而这显然是一句废话。如果我试图表示“A是(像/具有……特征/属于/包含)B”这样的信息,由于概念A和概念B本天然就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否则为什么要分别用两种不同的词语来表达呢),所以A和B之间要建立任何联系,都要有前提和语境,而且这些前提和语境无法被语言完整说出,而只能被表现和感受出。

古有公孙先生的“白马非马”之辩,如果用A代替“白马”,B代替“马”,则得到通用命题“A是不是B”。好,整个辩论过程可以总结为:正方:定义满足A是B的语境(“这里的是字,代表从属关系”)。反方:定义满足A不是B的语境。(“这里的是字,代表同一” )。正方:你定义的语境是不存在的(“你扯蛋”)。反方:我方语境比对方的更通用(“扯的是你的蛋”)……结果我们要得到什么?我们本身就知道白马从属于马,知道马和白马这两个集合概念的层级不一样,知道语言中有约定俗成的延展(比如白马王子显然就不是什么白色的“马王子”),在实际的语境中,我们本来就能明确地区分白马和马的概念。想象一下,开马戏团的甲向养马的乙约定购买一匹“马”,最后乙给了甲一匹白马,乙违约了吗,因为白马非马?再想象一下,命题“马是被人类驯养的动物之一,有白色,棕色,黑色等多种颜色;因为白马是马,所以白马也有多种颜色”这句话,能因为白马是马而变得正确吗?最后这两个问题的答案的清晰程度,并不因为辩论的结果而有任何影响。

真理越辩越明,错。实际上辩论根本就不在意什么真理,只在意情绪。辩论的对象即不是辩题,也不是对方辩友,而是自己、观众和裁判。网络上的争吵也是一样,不要以为争辩的网友在试图说服对方,不,辩论永远无法说服对方。他们只是虚荣地展现自我给围观的人看。而围观的人,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的故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