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胡言

2022年展望

我要和世界喝醉,我要和世界流泪,我要和世界伤悲

我要和世界约会,我要和世界沉淀,我要和世界改变

Bye bye 房地产的世界,Bye bye Internet 的世界

旅行团乐队在2019年发行的歌曲《bye bye》预言了2021年的情况。房地产进入保命时代,互联网中概股仍然在亏损,而股价因为变化无常的监管政策和增长乏力的双重作用大跌。要比惨,教育排第一,房地产排第二,互联网排第三。共同富裕和中国文化自信成为2021年主旋律。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还是得强迫症式地打开笔记本,写下“2022年展望”这几个字。一年365天过完,新的365天又要来临。好像自从负责国内企业的财务工作开始,到年底前后就会经常说这么一句话:“今年春节过年早……”。这几天在安排回款和审计工作的时候,也带上了这句话。实际上2022年的春节是2月1日, 已经算是比较早晚适中的日期了。然而习惯性以这句话开头,大约只是为了让人有些紧迫感罢了。

一个人,他有多接近于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取决于他能在多大程度上抵御异化、掌控自己。2022年的个人展望,就是回归自我可掌控的状态。今年就先不立 tangible 的 flag,说些虚的。

掌控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像一台跑了20万公里的一台车,有些零件叮叮当当地出问题。左眼持续不断地干疼,闭上眼总是有一块白色环形亮斑,查来查去除了慢性鼻炎和结膜炎也没有其他的病因。肝功能和血尿酸也不是特别好。这几个毛病靠药物也没办法快速消除,只有靠养生。养生也是一个需要意志力的活动,不能被欲望和热情所左右,需要控制。难怪古时会通过打坐、念经等方式来进行修养,通过外在强迫式的动作融天地之气,养身心之静。饮食清淡,作息节律,脑体结合,放宽心境。

掌控自己的精力。要管理的不是时间而是精力。一个人每天拥有24个小时来完成当天所需完成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每个小时都是等价的。精力不够的一小时,可能一件事情都做不完,而精力充足的一小时,可以完成多件事情。一个人一天的精力就像游戏里的法力值,每完成一件任务需要消耗一定的精力,而这件事情需要多少时间完成,反而并不是一个固定值。所以确保高效的关键在于管理精力而不是管理时间。确保在做事情的时候精力是充沛的,身体和脑力是强劲的;通过对身体的控制(“饮食清淡,作息节律,脑体结合,放宽心境”)恢复精力、储存精力、避免浪费。自己的精力是否充盈,可以靠内观来感受。

掌控自己的时间。我推崇“三分时间法”:管理者需要把自己的时间分成三份,一份给自己的下属,一份给外部的客户,一份留给自己要亲力亲为的专业领域的事务。这个时间管理方式也需要提起精力才行,因为有些事情并非我所擅长和喜欢,对精力的消耗就特别大,但又不得不做。

掌控自己的行事。一直挺反感一句话:“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要照着自己的本心行事,那本心就是对错。当然本心既是对错,也分善恶。萨特说“他人即地狱”,人不需要对他人负责,只需要对自己忠诚。而每一个他人,也需要对自己忠诚。这样才算是掌控了自己的行事。本心之善,在于接纳他人的地狱;本心之恶,在于非消灭他人地狱不可。

追忆互联网精神

2005年,生长于省尾国角的我,通过QQ群遇到了一群无私而热情的志愿者师兄师姐。他们在填报大学志愿的人生大事上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毫无保留地介绍各地的风土、各个大学的特点和优势、各个学科究竟在读什么。在接受志愿咨询后,我才知道埋头苦读12年的我究竟有多不了解这些“常识”性的知识。最终我走出岭南来到上海求学,找到自己心仪的学校和专业。次年,我以师兄师姐为榜样,和xoyo, JJ, 小猫, 斧头等一群相似的人一起成为高考志愿咨询志愿者,给下一届的师弟师妹传承志愿咨询的传统,让每个人都有获得信息的权利。

当时,我们无私的分享自己的真实所见所闻,我们发自内心告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接收到资讯的人,内心充满了感激。

2006年,我成为日月光华BBS经济学版和IQ版版主。在日月光华BBS,版主是一个苦差事,是为版友服务的。需要每日参与版面讨论,及时x掉刷屏水文,阻止无意义的辱骂,保证版面讨论质量;用ANSII画出有特色的精华区,把有趣的讨论做成合集编入精华区。作为一个非经济学的人,能够被批准成为上海最高学府之一的经济学版版主,无论出身,只要为经济学版做出贡献即可。

当时,我们没有头衔没有官职,只有最后卸任的时候获得版友的一声感谢。

2007年,我在燕曦BBS开了 lin****** 个版。在BBS上认识了很多人至今都是很好的朋友,w******d, e****o, s***s……我们不仅仅分享信息,还分享个人的故事和心情。

当时,我们不仅仅是网上的代号,而且是有血有肉的人。

2011年,我终于有了独立个人博客网站,而今已满十周年。

那是互联网的古典时代。平等、开放、自由、分享的互联网精神,我很怀念。

 

© 2011-2021 goforit, 10th anniversary 

 

 

不期而遇

相隔1200公里的两地,穿越山川隧道,跨过河流桥梁,北方的夏天也是绿油油的,甚至粘乎乎的。这个以干燥和雾霾出名的城市,用上海的方式迎接了我。连续几天的时雨时歇,洗净了空气中的浮尘,反倒让我无所适从起来。

靠在车窗上,只记得撸串的情景。吃烧烤是住宿学生的特权,不管是住家或者是成家后,和朋友吃烧烤成了一种奢侈品。烧烤不能是一串一串点的,一手一把,一把几十串,握在手里像火把一样,肉滋滋地冒着油星,放纵的罪恶。

我说话的时候,一边说一边自己笑得不停,然而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烧烤,认真地研究怎么把它从木棍上干净地分离下来,好像我在说给那些羊在听。羊听完就跑到我肚子里,变成我肚子里的蛔虫,这样我就算不用讲它也能知道了。讲得累了,直接躺下眯着就好了。境遇是可遇不可求的。反而若是刻意安排的相遇,难免在见面的时候觉得过于用力。用力地对视,用力地抓住注意力,用力地感受到自己的用力。时间,地点,方式都按照计划定好了,那就是开会了。脱轨之后的相撞才是相逢,相逢之后也不要再想下一次,如此便刚刚好。

马路上有奇奇怪怪的人,连马路本身也奇奇怪怪的。这条四车道大马路的中心隔离栏竟然延伸到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也就是说行人过马路的时候要用一种跨栏的姿势冲过去,虽然说99秒的时间足够让人尝试不同的跨栏动作。而酒店也在一个居民区里面,要穿过一个像干休所一样的大院才能看到酒店的正门,进了大院才发现大院是共享单车的停车场。除了摩拜和ofo之外,还有便利蜂单车。便利蜂这个无人零售公司,做出来的共享单车也感觉是要去买菜的。它的特点就是一个巨大的前车筐。这么说还不能准确描述出这个巨大,应该说它的前车轴就是个大筐,骑车的时候就是抓着前车筐左右两侧的小凸起来控制方向的。

反倒是地铁充满了熟悉感觉。北京、上海、成都的地铁车辆和车站的设计者都默契地采用了同一种风格,让人安心玩手机也不会觉得有抽离感。缺点是玩着玩着就坐过站。坐过站其实也无所谓,我经常地铁坐过站。最夸张的一次是在静安寺上了2号线,往广兰路方向坐。上了车困得不行了倒头就睡了。结果醒来的时候,听到地铁播音报站:本车开往广兰路方向,下一站是静安寺。乖乖,开了半天怎么地铁反而到了上一个站呢,鬼知道我睡过去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对诸如奇葩大会之类的辩论活动的批判

奇葩说从开播到现在我都没怎么看,主要是我对辩论活动并无好感。至于为什么我那么讨厌辩论可能跟我的个人经历有关,但简而言之,一切辩论赛/活动都是徒有其表,华而不实。虽然辩论标榜逻辑,但是和真正的严谨理性相差甚远。实际上,一名好的辩手是一个好的政治宣传家,而不是好的分析师、科学家、哲学家。

辩论无法对辩题做出有意义的分析。为了赢得辩论,双方辩手要对辩题做出对自己有利的解读,把战场划界为对自己有利的一方。可是这有什么不对的吗?问题就在于,如此辩论导致了话题的漂变,回避了真正困难的话题。例如论题为“网络游戏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反方可以通过话术把“网络游戏”引申为“网络游戏上瘾”,如此得出弊大于利的结论。可是这个结论有意义吗?啥东西上瘾不是弊大于利,抽烟上瘾损健康,吃饭上瘾会变胖,读书上瘾会变傻。弊大于利的是“上瘾” 而不是“网络游戏”。

反方接着列举弊端ABC,正方对应列举好处1234。根据4>3的小学数学,正方说综上所述利大于弊。反方说你的好处1234合起来都没有弊端ABC大,正方说合起来就是比ABC大。可是“大于”的标准在哪里,怎么定?通常1234和ABC都是不同范畴的事情,正方说网络游戏可以放松身心,反方说网络游戏上瘾会荒废身心,那么究竟应该怎么比较放松身心和荒废身心的效用,怎么归一化,怎么量化比较?

有人开始用统计数据来进行量化,正方列举某个统计结果,反方列举了另一个统计证据,这在审计中叫做“矛盾性证据”。出现矛盾性证据需要做什么?需要调和,英文叫做Reconcile,需要找到Common ground。矛盾是不存在世界上的,出现矛盾的唯一可能性是错误。要不是逻辑错误,要不是范畴错误,而且大多数情况是范畴错误。从根本上解决矛盾,并不能通过辩论中采用的办法,只是从表象上解决, 把对方的矛辩成茅,把盾辩成遁。

你需要正视反面的事实,制定统一的可证实证伪的规则,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操作。在没有规定好评价体系规则之前,列举的任何实例和论据都等同于耍流氓。可有哪个辩论赛最终能够Agree on an uniform methodology to quantify the impact? 辩题不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么,首先要确定“大于”是什么意思,首先明确“大于”不应该是个数的多少,而应该是程度的高低深浅。其次确定弊的程度和利的程度的量纲怎么定义,应当是一维的还是多维的。第三,如果出现多个弊端或者利好,且他们之间并非一维的关系,它们之间的叠加和抵消关系是如何。第四,随着空间和时间的变化,利弊的程度出现了变化,在不同空间和时间上如何进行比较……如果连定义“大于”都没有一致意见,辩论结果有何用?最终无非是谁大声(说的好听)谁赢罢了,人类的知识并没有增进,困惑也没有消解。

辩论运用逻辑作为工具,但是不是真正拥抱逻辑。辩手需要寻找对手逻辑的漏洞,以此为攻击点,然而这是一件非常肮脏的行为。因为,任何一段试图传达有效信息的命题都是片面的,可以被攻击的。没错,任何一句。只有一种命题是让人找不到漏洞的,那就是同义反复的废话。“A是A”这个命题具有先天的正确性,我可以把“A”替换为任意的概念,然而这显然是一句废话。如果我试图表示“A是(像/具有……特征/属于/包含)B”这样的信息,由于概念A和概念B本天然就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否则为什么要分别用两种不同的词语来表达呢),所以A和B之间要建立任何联系,都要有前提和语境,而且这些前提和语境无法被语言完整说出,而只能被表现和感受出。

古有公孙先生的“白马非马”之辩,如果用A代替“白马”,B代替“马”,则得到通用命题“A是不是B”。好,整个辩论过程可以总结为:正方:定义满足A是B的语境(“这里的是字,代表从属关系”)。反方:定义满足A不是B的语境。(“这里的是字,代表同一” )。正方:你定义的语境是不存在的(“你扯蛋”)。反方:我方语境比对方的更通用(“扯的是你的蛋”)……结果我们要得到什么?我们本身就知道白马从属于马,知道马和白马这两个集合概念的层级不一样,知道语言中有约定俗成的延展(比如白马王子显然就不是什么白色的“马王子”),在实际的语境中,我们本来就能明确地区分白马和马的概念。想象一下,开马戏团的甲向养马的乙约定购买一匹“马”,最后乙给了甲一匹白马,乙违约了吗,因为白马非马?再想象一下,命题“马是被人类驯养的动物之一,有白色,棕色,黑色等多种颜色;因为白马是马,所以白马也有多种颜色”这句话,能因为白马是马而变得正确吗?最后这两个问题的答案的清晰程度,并不因为辩论的结果而有任何影响。

真理越辩越明,错。实际上辩论根本就不在意什么真理,只在意情绪。辩论的对象即不是辩题,也不是对方辩友,而是自己、观众和裁判。网络上的争吵也是一样,不要以为争辩的网友在试图说服对方,不,辩论永远无法说服对方。他们只是虚荣地展现自我给围观的人看。而围观的人,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的故事罢了。

星星闪烁的声音

最近一段时间,不时有一些奇怪的景象跳进我的脑海,场景是很久很久以前呆过的地方,故事情节如鬼魅一般闪现,然后又忽然不见了。比如昨夜11点半送走来我家作客的朋友之后,突然浑身都没了力气,于是到浴室里打开淋浴的莲蓬头,把水温开到最滚烫,闭着眼睛让水从头顶冲下,顺着脸颊流下。这时候我突然看见某个夜晚宿舍熄灯后,我从下铺爬到上铺,然后钻进被子里开始哭,过了一伙掀开被子往外一看,头顶是空旷的深黑夜空,星辰满天,迢迢银河斜跨过整个穹顶。睁开眼睛的时候,透过水帘我看到的还是纯白色的浴帘。

夜晚看星星也许是人所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情。躺在面朝深蓝大海的半山上,丢开城市的灯火,只有微亮的星光闪耀。我指着参宿四和参宿七说,看那几颗星星这么亮,大概就是北斗七星了吧。你能想象吗,这些星星其实跟太阳也是一样的发光发热,甚至比太阳还要大还要亮,只是离我们太远了才变成这么一个点。我拿着望远镜一个一个星星地看。每个星星在望远镜里跟肉眼看到的都是一样,闪着亮白的光。我没有转头看你,你不发一语,已经靠在我肩头睡去。 Read more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心绪不宁。不久后就是CPA的综合考试了,可是总是没有办法提起精神来面对,每次想到它的时候心里就会骂一句WTF,然后又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或者计划去跨越它。让我想起了杀G前的几个月时间,也是相似的心绪不宁。自从杀完G之后我就对杀过G的人抱有一种敬畏的心情,希望我这次CPA不会让我产生这种感觉了。

今晚你要参加一个颜色party,客人必须穿上主人最爱的颜色的衣服。你走进世界上唯一一间服装店,哪种情况会比较难受:
(A) 你知道主人最爱蓝色,可服装店只有红色的衣服;
(B) 服装店里啥衣服都有,可你不知道主人最爱的颜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