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再看看阳光

眼睛疼得不行,社区医院老说结膜炎给我开抗生消炎眼药水,然后就是叮嘱少看电脑和手机。这样一年过去,愈来愈疼,即使不看任何东西闭眼睡觉,醒过来的时候还是疼。怀疑眼睛里的细菌都死了好几遍了吧,还在结膜炎,不会是有其他病因吧。 继续阅读“让我再看看阳光”

少出些规范,多给些空间

(一)

最近有关部门推出三个规范,分别是:

  • 《基金管理公司绩效考核与薪酬管理指引》,规定到多细呢,比如绩效奖金要拿出不低于40%递延三年,当年奖金的20%以上要买自己公司的基金,还要50%以上买权益性基金。
  • 《保荐业务工作底稿目录细则》,规定到多细呢,类似“投资性房地产”的底稿要怎么写。
  • 《保荐协议(示范文本)》,规定到多细呢,正文18条,跟一个公司法务出的模板一样,只留了一些【】让你填上甲乙方和费用金额。

继续阅读“少出些规范,多给些空间”

追忆互联网精神

2005年,生长于省尾国角的我,通过QQ群遇到了一群无私而热情的志愿者师兄师姐。他们在填报大学志愿的人生大事上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毫无保留地介绍各地的风土、各个大学的特点和优势、各个学科究竟在读什么。在接受志愿咨询后,我才知道埋头苦读12年的我究竟有多不了解这些“常识”性的知识。最终我走出岭南来到上海求学,找到自己心仪的学校和专业。次年,我以师兄师姐为榜样,和xoyo, JJ, 小猫, 斧头等一群相似的人一起成为高考志愿咨询志愿者,给下一届的师弟师妹传承志愿咨询的传统,让每个人都有获得信息的权利。 继续阅读“追忆互联网精神”

不期而遇

相隔1200公里的两地,穿越山川隧道,跨过河流桥梁,北方的夏天也是绿油油的,甚至粘乎乎的。这个以干燥和雾霾出名的城市,用上海的方式迎接了我。连续几天的时雨时歇,洗净了空气中的浮尘,反倒让我无所适从起来。 继续阅读“不期而遇”

对诸如奇葩大会之类的辩论活动的批判

奇葩说从开播到现在我都没怎么看,主要是我对辩论活动并无好感。至于为什么我那么讨厌辩论可能跟我的个人经历有关,但简而言之,一切辩论赛/活动都是徒有其表,华而不实。虽然辩论标榜逻辑,但是和真正的严谨理性相差甚远。实际上,一名好的辩手是一个好的政治宣传家,而不是好的分析师、科学家、哲学家。 继续阅读“对诸如奇葩大会之类的辩论活动的批判”

星星闪烁的声音

最近一段时间,不时有一些奇怪的景象跳进我的脑海,场景是很久很久以前呆过的地方,故事情节如鬼魅一般闪现,然后又忽然不见了。比如昨夜11点半送走来我家作客的朋友之后,突然浑身都没了力气,于是到浴室里打开淋浴的莲蓬头,把水温开到最滚烫,闭着眼睛让水从头顶冲下,顺着脸颊流下。这时候我突然看见某个夜晚宿舍熄灯后,我从下铺爬到上铺,然后钻进被子里开始哭,过了一伙掀开被子往外一看,头顶是空旷的深黑夜空,星辰满天,迢迢银河斜跨过整个穹顶。睁开眼睛的时候,透过水帘我看到的还是纯白色的浴帘。 继续阅读“星星闪烁的声音”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心绪不宁。不久后就是CPA的综合考试了,可是总是没有办法提起精神来面对,每次想到它的时候心里就会骂一句WTF,然后又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或者计划去跨越它。让我想起了杀G前的几个月时间,也是相似的心绪不宁。自从杀完G之后我就对杀过G的人抱有一种敬畏的心情,希望我这次CPA不会让我产生这种感觉了。 继续阅读“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