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历史

布热津斯基《大棋局》摘评

布热津斯基在1997年写的《大棋局》距今已25年。

1997年,中国GDP排名世界第七,是美国的九分之一。1997年,江泽民主席访美用英文在哈佛大学演讲,香港刚刚回归,邓小平在回归前夕溘然长逝。1997年,北约还没轰炸南联盟,中美在南海也还没撞机。1997年,徐增平正在赶赴乌克兰谈“瓦格良”号航母的购买事宜,他还不知道瓦格良号会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卡这么多年。1997年,年轻人最想进的是麦肯锡这种高大上的外企,杨致远和他的美国同学大卫·费罗成立的雅虎才刚满三岁,而阿里巴巴的成立还要过十年。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来回顾下布热津斯基对国际局势的看法。和25年后现在的国际局势比较看看,哪些是一厢情愿的计划,哪些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比起一个美国在决定全球事务方面继续拥有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大影响的世界来,一个美国不占首要地位的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充满暴力、更加混乱、更少民主和经济增长更困难的世界。维持美国在国际上的首要地位是保障美国人的繁荣和安全的关键,也是保障自由、民主、开放经济和国际秩序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在下去的关键。——塞缪尔·亨廷顿

【评:一、体现了美国的骄傲;二、2020年起的世界是否说明了这一点,还是这个因果是反过来的。不是因为美国的领导使得世界更安全,而是世界经济的衰退导致不可能有一个国家能在全球进行有意义的领导地位。】

 

美国的国内制度十分民主,因此不可能在国外实行独裁。这也限制了美国力量的使用,特别是进行军事恫吓的能力。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奉行平民主义的民主国家取得在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除非公众感到国内福利突然受到威胁或挑战,他们是不会支持努力扩大实力的目标的。这种努力所要求的经济上的自律(国防开支)和人的牺牲(甚至是职业军人的伤亡),同民主的本性格格不入。民主制度是不利于进行帝国动员的。

【评:民主国家不会发起战争,那希特勒的德国可还是民主国家?公众一般是不支持战争的,除非“公众感到国内福利突然受到威胁或挑战”,这个除非,太容易实现了。但是退一万步讲,如果除了平民主义的民主制度,还有什么制度更能阻止战争呢?】

Read more

滑向萨拉热窝的深渊

1. Serbian Ghost 塞尔维亚的幽灵

1903年6月11日凌晨,28名塞尔维亚军官发动政变,杀入亚历山大国王(King Alexandar)和皇后的宫殿,并将国王残忍碎尸,皇后,皇室灭门,内阁大臣遭屠戮。这场政变终结了Obrenovic王朝,拥戴在瑞士流放的Petar Karadjordjevic为新的国王。这是Obrenovic和Karadjordjevic两个名门贵族的争斗。这两个家族崛起于19世纪初塞尔维亚脱离奥斯曼土耳其控制的斗争过程。1804年,“黑乔治”彼得洛维奇(”Kara Djordje” Petrovic)发动起义,把奥斯曼土耳其军队逐出塞尔维亚,但1813年奥斯曼土耳其扑灭了起义并将他流放奥地利。两年后,米洛什·奥布烈诺维奇(Milos Obrenovic)通过政治手段让奥斯曼土耳其承认了塞尔维亚的自治,自封为塞族王子,同时把最大的政敌“黑乔治”给暗杀了,从此开创长达一个甲子的奥斯曼帝国内的自治时代。王朝末代国王亚历山大就像桀纣般凶残,专制地压制议会(Skupstina)的意见,一言不合就把议会解散,Civil阶级对国王怨恨越来越深。与此同时,亚历山大国王通过克扣军饷成功地把军人阶级也惹毛了,军人中出现了专门筹备暗杀国王的派系。

在周边国家的政治人物眼里,政变的发生并不意外,意外的反而是塞尔维亚民众的反应——这么残忍的屠杀和政变次日,贝尔格莱德还是和往常一样平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发生政变的28名军官本应该以谋杀罪名处刑,但不仅只受到有限的刑罚,暗地里还被塞尔维亚人认为是英雄。这些政治人物未免也太大惊小怪了吧,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其中包括英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Sir George Bonham、英国驻维也纳大使Sir Francis Plunkett。

政变后,两股力量统治着塞尔维亚,分别是职业军队和民选议会。职业军队就是以那28名暗杀者为核心,其中最显赫的叫做Apis。而民选议会则以激进党(Radical Party)领导人尼古拉·帕什奇 (Nikola Pasic)为核心。激进党的纲领是扩张塞尔维亚领土,统一巴尔干半岛的塞族人,说白了就是民粹主义。帕什奇的从政经历很曲折,出身是工程师,成立了激进党,支持的农民起义被镇压后流放圣彼得堡,并产生了泛斯拉夫人民情结。他为人的特点是非常圆滑,话从不说死,八面玲珑——一直搞到一战。

Read more

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尽信书不如无书。第一步要判断哪些是事实陈述,哪些是作者对事实的推断猜测(尽管可能很靠谱),哪些是作者的价值判断。书上写的“中国在夏商周是奴隶社会,秦朝开始封建社会,到1860年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直在说封建封建,究竟啥是封建?很多人理解的封建就是皇帝+民间迷信和旧习俗,实不然。

所谓奴隶 (Slavery)、封建 (Feudal)、资本主义社会 (Capitalism) 的区分,出自欧洲大陆社会发展的归纳总结。古希腊拿战俘当奴隶劳作,利润来自对人身自由的限制;到中世纪,欧洲没有长期统一全境的君主,站在政治舞台中心的是各地占有土地的贵族,利润和权力来源于掌握土地所有权而控制了农业和佃农;待到英国工业革命,农业的比重下降,掌握工商业资本的人渐渐取得政治上的地位,成为资本主义社会。

以此描述比之中国历史进程,大致不差但有区别需注意。

一、夏商周的奴隶制并无实证,更多来自于附会。夏商周我们只能看到王位更迭方式的变化(区别于炎黄二帝和蚩尤),也看得到青铜工具的出现,但就是看不到奴隶的生产和买卖。只是因为某些非核心特征上与西方奴隶社会类似,犯了类比不当谬误。这个观点在民国时期有比较多的讨论,20世纪下半叶都统一思想,渐渐没人提了。

二、封建制比较贴切,但起止时间有误。起点应是西周。周天子无法以一人之力统治全境,分封姬姓庶子诸侯于各地,也成为未来春秋战国割据的基础。封建制即寡头放权,中央制则是集权,权力在收放之间寻找平衡。

三、半封建半殖民地可算最为贴切的一段。

四、资本主义乃是掌握工商业资本的人渐渐取得政治上的地位。放眼2016年的全球局势,有哪些国家实际上是资本主义已经很明显。美国欧洲渐次接近社会主义,美国实际上的社会主义水平要高得多。在平民没有生存之虞(真的生存,活下去)之后产生的工会、平权思想都是在把资本拉下统治地位。特朗普的出现是社会的倒退。

治国如治企业,读史如读商战。稍微提几个点但不展开,分分钟成文章。西周的分封领地,正如集团企业下的各条产品线,中央触角不及各地,还要靠当地人事进行努力。那么中央和封地是如何进行权力划分的呢?HR:官员算谁的,谁来选(招聘headcount),俸禄(薪酬)怎么定,品级和考核(Performance)怎么定,京官外派布政使、按察使比较好,还是当地人担任知府知县比较好(集团统一招聘管培生定职还是各条业务线进行社招);运营:地方如何促进进行生产,考核是否对此有激励作用;财务:税收方式谁定,地方向中央解缴多少比例(利润中心、成本中心);管理模式:中央对地方的支持又是否能够通过税收(管理费)来抽取,地方何以统一于中央(产品线如何与集团战略统一)。唐之藩镇割据,民初的军阀,美国的邦联,都类似于松散的“合伙制”企业。那么怎么保证这个合伙制企业不会变成军阀而是邦联呢。蒙古军兵临南宋,恰如站在Nabisco门口的KKR野蛮人。

中日甲午战争

蒋廷黻在《中国近代史》中对于中日甲午战争叙述,和高中的可以相互补充。

甲午战争直接的起因又是高丽的内乱。光绪二十年(即甲午酉历—八九四年),高丽南部有所谓东学党,聚众数千作乱。中、日两国同时出兵,中国助平内乱,日本藉口保卫侨民及使馆。但东学党造乱的地万距汉城尚远,该地并无日本侨民,且日本派兵甚多,远超保侨所需之数。李鸿章知道日本只有野心,所以竭力先平东学党之乱,使日本无所藉口。但是内乱平定之后,日本仍不撤兵。日本声言高丽内乱之根在内政之个修明,要求中、日两田共同强迫高丽改革内政。李不答应,因为这就是中、日共管高丽。 Read more

重新剪接历史给人的想象

重新剪接历史给人的想象——蒋廷黻《中国近代史》书摘

在书的开头,作者蒋廷黻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关于近代化的问题,书中只是提供了一些观点,但是还不能算解答了。

近百年的中华民族根本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人能近代化吗?能赶上西洋人吗?能利用科学和机械吗?能废除我们家族和家乡观念而组织一个近代的民族国家吗?能的话,我们民族的前途是光明的;不能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是没有前途的。

林则徐向来是民族英雄,而琦善是公认的卖国贼。然而这里对这种说法提出了异议。孰是孰非还是留待读者自己分辨。

Read more